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弄潮 > 第九卷 扬首奋蹄 第六十二节 改变

第九卷 扬首奋蹄 第六十二节 改变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你有心事?”女人妖媚的从赵国栋身下探出头来,乌黑的秀发将一张宜嗔宜喜的娇嫩螓首映衬得格外魅人。
  
      “嗯,有些烦心事儿。”赵国栋拍了拍女人挺翘的肉臀,女人知趣的蜷起身体靠在赵国栋怀中。
  
      “出啥事儿了?”女人好奇的问题,和他接触了这么久,她还真很少见到对方有如此表现。
  
      “也说不上,总觉得这段时间工作不太顺心,全身上下都不得劲儿。”赵国栋吁叹道:“要说也没啥大不了的事情似的,但是却总感觉提不起精神来。”
  
      “提不起精神来?”女人把自己的脸颊贴在赵国栋颌下,腻声道:“我看你刚才就比啥时候都还来劲儿,要不我咋知道你有心事?”
  
      “噢?比啥时候都来劲儿?嗯,我再试试。”赵国栋一脸坏笑,双手捕捉到对方柔滑的**细细把玩起来。
  
      女人脸上浮起动人的红晕,都说女人动情时最漂亮,这话不假,赵国栋轻轻噙住对方樱唇,撬开对方贝齿,温柔又有力的吮吸着,鼻息间咿咿唔唔的腻声和如白蛇般扭动的身体让人感觉似乎又要掀起一波情潮欲涛。
  
      “若琳,你就打算这样过一辈子?”良久,从迷醉中慢慢清醒过来的赵国栋才悠悠的问道。
  
      “怎么了?我们原来不是说好不说以后的事情么?”女人清亮的眼眸溶溶如水,修长纤巧的颈项如白天鹅一般优雅高贵,柔顺的长发斜滑下来,散落在圆润光洁的肩头上,不过赵国栋还是敏锐的觉察到对方眼神中掠过的一丝决然。
  
      “若琳,我可以不闻不问,但是我们的面对现实,不是么?”赵国栋悠然道:“或许我们最初在一起只在乎朝朝暮暮,但是我们真的一辈子都能这样冷静面对这一切么?”
  
      “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我们为什么非要在最愉快的时候谈论这些令人扫兴的问题呢?如果我真的觉得有必要和你谈这方面的事情,我会自己寻找机会。”程若琳眉目如画,巧笑嫣然,“我有思想,也很理智,这一点请不要无视喔。”
  
      被对方有些俏皮的话语弄得没了脾气,赵国栋只有无奈的摇摇头,“那你不想谈这个话题,就换一个吧,现在你们那边怎么样?”
  
      “不太好,冰姐被陈大力都快要折磨得要疯了,整日面对那个丑陋可鄙的形象,也难怪冰姐心情不好,不过这段时间要稍稍好一点,似乎他的老板心情也不大好,没给他好脸色。”程若琳笑盈盈的道:“他也就收敛了许多,据说黄书记在市委被市委黄书记狠批的情形在全市都传开了,是不是有这回事儿?”
  
      “噢,你们那边也都知道了?”赵国栋不得不佩服这些消息的流传广泛和细致入微,“只是工作上一些问题而已,说不上个啥。”
  
      “哼,我看黄书记这段时间脸色就是阴沉着,县里几个局行的一把手也是挨了剋,估计也是黄书记把气撒到他们头上了。”程若琳渐渐对这些消息也开始感兴趣起来,最初刚步入赵国栋生活中时,她对这些道听途说的事情连听都懒得听。
  
      “黄昆和唐耀文现在压力恐怕有点大,新来的黄凌书记对工作要求很高,那种得过且过或者说敷衍了事拖下去的想法只怕可以休矣,拿不出一点新鲜东西来,就这么老是糊弄过去,现在怕是过不了关了。”
  
      赵国栋也琢磨着自己这一段时间似乎也一样感受到了压力,黄凌相当强势,来宁陵不到一个月时间就已经融入进来,而且很理所当然的就把握住了自己所处的位置,不像祁予鸿来时花了快一年时间才算慢慢站稳脚跟,当然这与当时麦家辉的强势有一定关系。现在的舒志高来的时间也不长,根基也还不牢固,正是这种情况下黄凌很熟练而又老到的捕捉到了机会,迅速进入角色。
  
      黄凌对于自己印象不错,他感觉得到,大概是觉得自己的行事作风与他有些相像吧,但是这同样也是一种压力,黄凌对那种按部就班循规蹈矩缺乏创新的工作方式很看不惯,而且性格也比较急,他也注意到了这一点。
  
      现在各县区一二把手似乎都意识到了新来的这位书记和以往祁予鸿有些不大一样,祁予鸿性格较为柔和稳重一些,不到万不得已不会轻易下狠手,但是新来的黄凌似乎就大不相同,平时作风和言语间流露出来的气息那也就有点顺我这生逆我者亡的味道。当然顺和逆并不是指你和他个人之间的恩恩怨怨,而是指你是否拿出了让他满意的工作实绩来,想要那种得过且过忙里偷闲混日子的人就有些难过了。
  
      像黄昆这种角色肯定有些着忙,不过同样也给赵国栋带来一些压力,作为市委常委,又兼着西江区委书记和开发区管委会党工委书记,黄凌话外音很明显,你就得把西江区和开发区打造成为宁陵市经济发展上的发动机和火车头,宁陵市对外交流展示的一扇窗口,这要求可不低,而且以黄凌的性格也不可能让你一步一步慢吞吞的来做事,你得让他看到日新月异的变化才行。
  
      这怕就是这一段时间自己总是觉得心情不畅的原因,加上洪水来袭的压力像一把剑一样始终悬在头顶,尤其是他无从得知这一场洪水会不会像记忆中那样真的为祸甚烈,自己现在的动作在外人看来已经是反应过度,甚至被视为神经质了,但自己却又不能尽自己一份努力。
  
      “嗯,我看新来的市委络建设的要大力推进,这项工作也给各县带来很大压力。”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