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弄潮 > 第九卷 扬首奋蹄 第四十节 奇兵

第九卷 扬首奋蹄 第四十节 奇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赵国栋脸色平和的玩弄着手中笔杆子,听着凌霄侃侃而谈。
  
      “目前这种情况下,究竟合适不合适,我觉得值得商榷。我理解赵书记的想法,西江区积弊甚久,赵书记希望尽早启动改制进程,推进我区经济尽快复苏,想法很好,但是我们应该考虑时机是否成熟。”
  
      “这个时机并不仅仅是指企业内部的时机,我们还需要综合考虑其他因素,比如中央政策风向的变化,以及我们宁陵市特殊的时段。根据我所了解的情况,中央对于各地蜂拥而上出售小型企业的做法已经提出了要纠正要整顿的建议,要求根据各企业的实际情况,实事求是的分析评估企业生存状况,根据企业状况来确定改制方式,那种一味想要推出去,觉得是替政府松包袱卸责任的想法是不正确的。”凌霄语气也渐渐变得有些尖锐。
  
      “我以为我们西江这几家企业都存在一些值得研究的东西,像标准件厂和五金厂,现在搞得很红火嘛,为什么一定要改制?这是一个问题,另外就是如果非要mbo也不是不可以,但是管理层持股问题我觉得值得商榷,是不是要给予所谓奖励股份?依据何在?会不会影响到普通劳动者的积极性?企业效益是否是他们管理层发挥了巨大作用而带来的,他们收购资金从何而来?有没有造成国有资产流失的可能性?这些问题都搞清楚没有?我觉得纪委应该就这些问题彻查弄明白,这是保证改制不会造成国有资产流失的关键。”
  
      不能不说这个家伙还是有些水准,至少把目前mbo可能存在的种种弊端都端了出来,让人立即就能感受到种种风险,但是这不是阻挡改制的主要因素。
  
      赵国栋并不担心凌霄的质疑,相反他能够把这些质疑提出来,实际上也就是相当于变相的为市委常委会开了一个预备会预演,自己在市委常委会上也许还会面临措辞更激烈的攻击质疑。
  
      但这个家伙的话的确很具备煽动性和迷惑性,五金厂和标准件厂都是盈利单位,为什么一定要卖掉,或者说改制?
  
      会场陷入一片沉寂,常委们要么做出一份若有所思的模样,要么就是埋头写着什么,或者就是抚额沉思状,似乎都在琢磨着凌霄这一番话语中的含义。
  
      “大家还有什么说的,都可以提出来嘛,各抒己见,心里边有担心有疑虑都和盘托出,**人都是坦坦荡荡,只要不是为私人谋利益,有争议有不同看法这都很正常,有啥问题提出来,也可以供大家参考商议嘛。”曾令淳见会场有些冷场,瞅了一眼面目表情的赵国栋,缓缓道,“会上说是好事,会后说那就是违背组织纪律了。”
  
      “我来说说吧,刚才凌书记说得我觉得有些道理,五金厂和标件厂规模和效益在我们西江区也算是可观的了,虽然这一两年面临了一些困难,但是在全厂职工共同努力下,去年仍然实现了盈利,在这一点上凌书记提出的有没有必要一定要改?我们政府是不是一定要从经济领域退出?这个问题我觉得值得商榷。”
  
      王益面色冷峻,一字一句的道:“我不是什么经济专家,但是也查阅了一下有关资料,mbo这种方式在我国更多见于集体企业改制,在国有企业改制中,这种方式现在还不多,就像刚才凌书记所说,我们这两家企业的效益是不是所谓管理层创造出来的?给予奖励股份要讲求法律依据,不能凭空拍脑袋,或者说得更客观一点,就是你觉得谁对企业贡献大就给他奖励股份,这不合适。五金厂和标准件厂规模都不小,政府要退出,这股份有管理层收购,涉及数额至少几百万,以这些管理层现有收入标准,他们怎么可能购买得起?资金来源有没有问题?”
  
      “我觉得如果他们的资金来源如果不是非法取得,那就只能是贷款,如果说贷款,他们成为大股东之后会不会把这些贷款转嫁到企业头上?我觉得这种可能性很大,而这其实就是间接损害了我们企业职工利益,我相信如果企业因此而经营不善,工人们一样会来找政府,到那时候本来是一个盈利企业也许就要变成政府包袱。”
  
      事实上在赵国栋向市委推荐的是骆育成担任副书记之前,二人的蜜月期就因为在处理西江区系列**案件问题上的分歧而迅速结束,赵国栋向市委推荐骆育成更加重了王益对赵国栋的反感,只是曾令淳是个老好人,贺同更是缩头乌龟,王益知道在西江区这块地盘上他只能隐忍,凌霄接替雷鹏担任区委副书记之后情况有了一些变化。
  
      这位新来的副书记十分活跃,而且也不像区里边其他常委那样多顾忌,说话直率坦诚,而且并没有因为赵国栋是市委常委、区委书记就亦步亦趋,针对工作中存在的问题也是绝不打马虎眼,让王益很是赞赏,两人关系也迅速密切起来,同时凌霄和曾令淳之间关系也相当不错,这更让王益对这位新挂职的副书记能力手腕刮目相看。
  
      本来几人对赵国栋竭力推行的企业改制就有些疑虑情绪,尤其是曾令淳,在王益和凌霄两人观点日趋一致的情况下,两人也经常向曾令淳介绍自己一方观点,并且逐渐影响到了曾令淳的看法,这也才会有今天这场常委会上的争执。
  
      赵国栋意识到自己这一段时间只顾关注市里变化和五月份全省非公有制经济发展工作会两件事情上了,对于区里风向变化有些疏忽。
  
      凌霄和王益渐行渐近他清楚,不过这两个家伙,一个是挂职副书记,虽然明确分管党群,但是说实话接触了这么久,只觉得这个家伙理论水平不错,但是缺乏实际工作经验,尤其是在对基层千变万化的复杂情况根本就不了解,只会抱着书本上的一些教条知识滔滔不绝,却不思学习基层干部扎实工作作风,一句话,工作作风飘忽,喜好纸上谈兵,他根本就看不上这种貌似高深大愚若智的角色。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