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弄潮 > 第九卷 扬首奋蹄 第三十一节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第九卷 扬首奋蹄 第三十一节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内幕消息总是比正式消息来的快捷许多,甚至还没有等到星期五赵国栋回安都时,整个宁陵市里消息灵通一点的人士们都知道祁予鸿调任蓝山市委书记了,市长舒志高将临时主持市委工作。
  
      赵国栋也得到准确消息,星期一下午省委将来人到宁陵宣布这一决定,但是究竟谁将担任这个宁陵市委书记还悬而未决,据说组织部和分管党务的副书记在这一点看法上存有异议。
  
      这一根线不知道牵扯了多少人心肝尖儿,甚至连尤莲香这等平素颇为自矜的人物都忍不住动心了。
  
      这也难怪,错过一次机会,也许就是三五年的等待,而获得这一个机会,也许你就能走上一个不一样的平台,而也许你就能在这个平台上获得更多的发展机会。
  
      赵国栋回到安都时已经是晚上九点过了,梨花园立交桥外边堵车,那是从东面进入安都市区的咽喉要道,两辆轿车和一辆外地大货车撞在了一起,横在路上,而随后而来的车辆将两边堵得严严实实。
  
      赵国栋看了看表,看这架势没有两三个小时散不了,交警部门的拖车被堵在外围也进不来,而要疏散就得一边断道,一边从外围开始疏导。
  
      “赵书记,要不这样吧,你先下去从这立交桥下边钻过去,穿过那条绿化带到虞山路上,虞山路可能还是堵车,你就往前走大概一百米然后穿左手一条小巷子,能到羽林大道上,那肯定不会堵车,打个出租车就可以进城了。”
  
      彭长贵对安都市区路况十分熟悉,他一看这架势就知道每两个小时疏导不了。
  
      倒不是交警不卖力,而是梨花园立交桥位置太重要了,而从东面进入安都市区这条国道915又汇聚了几乎所有要进入安都市区的车辆,要上梨花园立交桥才能分道,可恰恰就在这梨花园立交桥下边就出事儿了,一下子就让梨花园立交桥给瘫痪了。
  
      “也好,我就走走路,权当散散步吧。”赵国栋也点点头,“你别说,我还真有好长时间没有在安都散步了,那老彭,你回去时小心点,别抢时间。”
  
      赵国栋提上包就径直下车,沿着路边往立交桥下走。这个时候立交桥上下都是汽车,尤其是重型货车更是连绵不绝从立交桥向外延伸,都是从915国道下来的,而向西出城的则以轿车和微型车居多,灯光,烟尘、废气,喇叭声,组成一道怪异的风景线。
  
      赵国栋看到很多人客车上的客人都已经下来和自己一样打算先撤离这个地方,然后步行进入城区在打的,他不由得暗自叫苦,这时候要去打的只怕比登天还难。
  
      瞿韵白和文彦华去西安开会去了,名义上是去开会考察旅游市场,估计也就是顺带着玩一大圈,兵马俑、华清池、华山、碑林、乾陵昭陵以及大小雁塔,昨天才打电话来说刚看了一天,估计没有十天半个月回来不了。
  
      文彦华竞争市政府秘书长失手,不过听瞿韵白说似乎文彦华也不怎么在意,看样子文彦华也是个提得起放得下的角色,败了就败了,市政府秘书长被薛明扬得手。
  
      赵国栋给徐春雁打了个电话,让他来接自己,晚上就在徐春雁那里歇息。
  
      徐春雁和徐秋雁两姊妹买了一辆二手奥拓车,现在徐秋雁负责健身俱乐部管理,而徐春雁则负责俱乐部下边的健身器材门市部的销售,两门生意都渐渐上了路子。
  
      赵国栋通过乔辉和郑健的关系,很替徐春雁拉了几单生意,安都市银行系统内部健身室的健身器材大部分都从徐春雁这里进的货,一下子就把徐春雁这个门市部生意拉了起来,徐秋雁也相当聪慧,借助这个关系也在安都市建行里发展会员,拉来了不少那些整日里坐柜和呆办公室下班时间却又无所事事的office女郎们,让这个健身俱乐部生意更红火。
  
      当徐春雁驾车搭上赵国栋时,赵国栋已经在羽林大道上走了好几公里了,走得全身都有些发热,安都市里这年头几乎就是奥拓夏利以及微型车的天下,私家车一般都集中在这几类车上,赵国栋眼睛望花了也没见到徐春雁那辆半新旧的白色奥拓,最后赵国栋都打算花两三个小时走回家时,徐春雁的奥拓车才姗姗来迟。
  
      赵国栋并没有注意到自己在一躬身上车时一辆公安专段牌照的尼桑公爵王一晃而过。
  
      “咦,那好像是赵国栋?”车上一人道。
  
      “哪儿?”
  
      “刚上后边那辆奥拓车。”
  
      “奥拓车?你看花眼了吧?赵国栋会坐上奥拓车?奥迪车还差不多,赵国栋座驾是一辆丰田佳美。”另一个声音不以为然的道。
  
      “不,那车是安都牌照,车号我没看清楚,但是肯定是安都牌照的奥拓。”首先发现的那个人坚持道:“司机好像是个女人。”
  
      “咋?赵国栋的女朋友会是开奥拓的?”另一个声音不屑的道。
  
      “我一晃眼看那女人好像不年轻啊,是个少妇似的。”
  
      “得了,就算是赵国栋找情人养情妇,那也不可能替他情人情妇弄辆奥拓车玩吧?那小子在花林当副县长就开了一辆沙漠王子,路子野着呢。”另一个声音冷哼了一声。
  
      “那纪委也不查一查这小子,一个穷县副县长能开沙漠王子,我看他的经济肯定有问题。”
  
      “你当他是傻子?敢开还怕你查?何况像开车这种事情算个啥,多半都是借哪个单位的,他原来是省交通厅高速公路办公室的,求他的人多如牛毛,借辆车算个屁!”
  
      “也是,就算是他经济有问题,也肯定是在省交通厅那会儿搞的事儿,到我们宁陵这边都是些穷山恶水,张着血盆大口要钱的主儿,他哪来弄钱?”
  
      “那也不一定,他在花林时不是搞了那么多基建工程?旧城改造,还有那河东新区和桂溪大桥,至少几千万上亿的工程,你敢说这么多钱从他手指间过他就没沾点荤腥?”另一个声音道:“还有他和花林广电局那个所谓美女局长有一腿的事情,谁不知道?那又咋的?”
  
      “女人的事儿算个屁!谁不玩女人?那你情我愿的事情,男人愿意骑,女人她喜欢叉开腿让他骑,你还能管得了?现在纪委根本就不管这些破事儿,只要你经济不出问题,只要你别像田玉和那样包一个替你生个崽,你还大明其道就把女人放在你身畔,谁管你这些破事儿?你就是养上十个八个只要阴着不吭声,谁来管你?何况赵国栋没结婚,那女人又是寡妇,在一起睡觉那也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你就是向纪委告,纪委也只当你是嫉妒眼红,不会理你。”
  
      “md,赵国栋这小子真够牛,才来咱们宁陵几年?就能从一个副县长跳上市委常委,连史来禾都被他挤掉了,真是邪门!这一次祁老板走,舒市长上位,你们说这家伙会不会又要动一动呢?”
  
      “说不准,这家伙上边有人,脑子好用,总能踩着上边节拍走,当市长没他戏,但是严书记若是上位,也许就会引发一连串变动,他说不定就要去争一争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