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弄潮 > 第八卷 天道酬勤 第八节 嚣张

第八卷 天道酬勤 第八节 嚣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赵国栋瞅了一眼脸色尴尬的桂全友,不动声色的踩下油门,汽车陡然加速,只见一见蓝白相间的小房子伫立在路旁,几个司机正骂骂咧咧从那小房子里走出来。
  
      “二哥是谁?”赵国栋突然问道。
  
      “呃,我也不太清楚,好像是一个代名词吧,是指那些个和交警大队关系密切的闲散人员,能帮着这些外地司机少罚些款吧。”桂全友难得的有些吞吞吐吐了。
  
      “哼,难怪,这样的环境也能招商引资进来,那才真是奇怪了。”赵国栋轻蔑的哼了一声,也不多言。
  
      赵国栋将桑塔纳停在了前边数百米处,熄了火,桂全友也不敢多问,只得硬着头皮坐在车上。
  
      一会儿之后,大货车陆陆续续开了过来,赵国栋瞅准那两个司机驾驶的货车,是永梁牌照的货车,便不紧不慢的尾随着,赵国栋知道西江城郊的海晏镇是这些大货车们晚间吃饭加水的主要地方,果不其然,两辆货车停在了一个饭庄门口,两个司机钻了进去。
  
      赵国栋看见两个司机已经坐下,服务员帮着泡茶,便远远的和桂全友也坐下。
  
      “老板娘,快上菜,随便来两个下饭菜。”
  
      “哟,咋啦?今儿个怎么不喝两杯?”老板娘显然和这两个司机也很熟。
  
      “喝个屁,酒钱都去填你们宁陵交警去了!还得留着两个一会儿去填你们路政的嘴巴呢。”那个心直口快的司机嘴一顺溜就冒了出来。
  
      “又被罚了?过二哥那边也能省两个,没找二哥?”老板娘显然也对这块地皮子上的事情十分熟悉,这里主要就是靠这些南来北往的司机打尖做生意,所以耳濡目染下,对于这些情况也是了如指掌。
  
      “找了啊,可你们宁陵交警也太黑了,张口就是五百,别的地方都是两百,说说好话也就是一百块钱就能搞定,你们这边找二哥不要票两车还得要五百,这也忒黑心了,还要不要咱们活?要不是这915国道现在修好了,路况好,鬼才会走你们宁陵过!”那司机气哼哼的道。
  
      “理解理解,谁叫咱们宁陵当官的都这样呢?路政那边还在守着呢,你们要想躲一躲,就在我这儿斜到早晨四五点钟吧,那会儿路政有一个时段正好空位,你们好偷偷溜过去。”老板娘也是一个热心人,大概也是看不惯本地这些执法者敲外地人冤大头。
  
      一边聊着,几个下饭菜也就端了上来,待到老板娘一出去,赵国栋也就不客气的坐了过去,“师傅,搭个边。”
  
      “干啥?”两个司机立即警惕起来了,上下打量着赵国栋和桂全友两人。
  
      “嘿嘿,我想了解一下跑这915道凶险不凶险,我是刚出来的,就像摸摸路上情况。”赵国栋满脸堆笑,一边拿出一包红塔山替两个司机散上,然后点燃火。
  
      “凶险不凶险?小兄弟,不管你的事儿你就少操心这些事儿,你是跟在我们那辆桑塔纳吧?我们没啥好说的,你们小车也不会遭遇上这些事儿。”另外一个司机越发警惕起来,厉声道。
  
      赵国栋没想到这司机眼光如此刁毒,一眼就认出来了自己,赶紧陪笑道:“真的,我就想要了解一下情况,没别的意思。”
  
      “你想了解啥?了解了你又能干什么?”那司机也是一句话差一点把赵国栋给噎得喘不过气来,“咋,你想要打抱不平还是咋的,要不准备写封控告信交上去?”
  
      “哪里哪里,我是真想......”赵国栋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咋回答,这些习惯于跑长途的司机见风使色的本事可不是一般化的强,略略一搭眼就能知道个子丑寅卯,你是干啥的,两句话聊下来也就能知晓个大概,你想要从他们嘴里刨出来点啥不容易。
  
      “小伙子,别替你自己没事找事,这公路上的事情谁都知道怎么回事儿,犯不着来问我们,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守着这915国道,还能不让别人发点财?”另外一个司机似乎也看出赵国栋二人不像是针对两人来的,善意的提醒道:“各人早点回家吧,我们早就习惯了,这行职业哪不一样?只不过这宁陵地界也太狠了一点罢了。”
  
      “这边交警都这样?”赵国栋见这个司机好说话一些,抓紧时间发烟,一边斜着屁股坐在一旁。
  
      “交警都这样?还有路政呢,瞧吧,他们都是分了段的,这一过海晏镇,到了河清镇那边,那就是路政的码头的,还得再来一回,这跑一趟长沙回来其他地方加起来的罚款也就这一段这么多。”旁边那个司机撇撇嘴道,“宁陵三宝咱们不知道,三害咱们这些跑长途的司机谁不知道?”
  
      “三害?”赵国栋歪着头问道。
  
      “老三!”另一个司机皱起眉头,“别说这些没意思的话。”
  
      “好了,好了,不说了,我说你还愣在这儿干啥?甭想从我们嘴里探听出啥来,该干啥干啥去,别影响我们吃饭。”那司机的情绪显然不好,挥挥手赶人。
  
      赵国栋并不想当什么包青天海瑞,他只是想了解一下像西江区境内这种状况有多严重,见对方已经有些恼怒,也就站起身来,“二位师傅,你们永梁那边就不这样?”
  
      “哼,那也比你们宁陵好多了,交警靠路吃饭我们理解,我们也是超载了,但下手别那么狠,大家都有口饭吃不行?为啥非要把钱给二......”
  
      “够了,我说你这个人是啥意思,老是扭着我们兄弟俩?”另一名司机似乎听到了啥响动,赶紧打断旁边伙伴话语。
  
      赵国栋也听到了外边传来嘈杂的声音,正奇怪间,门已经一下子被推开来,一个眼珠子血丝密布,酒气醺醺的男子走了进来,背后跟着几名交警,“池队,就是他!刚才在检查站我就看他开着一辆2000型在那里晃悠,我就觉得不对劲儿,这不,都撵到这儿来了!”
  
      有些酒意的男子骄横的望着一脸平静的赵国栋和两名紧张得站起身来的司机,“小子,你是干啥的?来找我姓周的碴的?你活腻味了还是吃饱了撑的?”
  
      “怎么,我和两个朋友在这儿吃饭也招惹你们交警了?”赵国栋不动声色的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