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弄潮 > 第七卷 海阔鱼跃 第七十五节 杀鸡儆猴

第七卷 海阔鱼跃 第七十五节 杀鸡儆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虽然已经是春光明媚的四月,但是万朝阳仍然觉得一股子寒气从脚底一直渗到了骨子里,让他有一种发自内心的恐惧。
  
      坐在政协主席的大办公室里,他茫然的环顾四周,悬挂在对面照壁上的一副“海纳百川,有容乃大”条幅似乎还有点墨汁未干的感觉,难道说自己真的难以在这政协主席上得善终?
  
      他拿出手机又放下,犹豫良久,始终下不了决心,但是想一想后果,他还是按下了几个按键。
  
      放下电话之后,万朝阳仍然是觉得自己手足发凉,心脏有一种说不出的憋闷紧缩,他知道自己只怕是心脏又要出毛病了,但是现在就进医院也许就会面临更大的危机,他得把这一关挺过去然后哪怕是立即退下来也要安稳得多,想到这儿,他拿出药瓶儿吞下几颗药丸。
  
      牛德发完了,市检察院来人在文化局里带走了他,很快就送来了拘留证,万朝阳是老纪检了,检察院既然发出了拘留证,那也就意味着他们已经掌握了足够证据了,牛德发本来屁股就不干净,交通局那堂子除了黄铁臣那种稀有品种,只怕谁在里边呆久了也是难以不湿脚。
  
      黄洋也出了事儿,市纪委接到举报和县纪委一起派员将黄洋拿下,据说是涉及马首区干部任用收受钱财的事情。
  
      这些原本都与自己无关,牛德发与自己关系一般,谈不上什么牵扯,民间本来的反映就很强烈,栽了也正常;黄洋虽然是自己推荐到马首区工委任职,但是若是谁推荐过那位出了事情的干部,那就要负责任,那就真成了笑话了,万朝阳也不在意。
  
      问题是出事儿的时机实在太巧了。
  
      牛德发在东南乡老家做的手脚万朝阳也隐隐有所知晓,既然连自己都能知晓,难道说还能瞒得过赵国栋的耳朵,有王二凯和陈雷这两条赵国栋豢养的恶犬,啥味道闻不出来,想到这儿万朝阳不由得万分懊悔自己怎么会去掺和到其中去,虽然只是那么子含含糊糊的点拨了几句,要说也说不上个啥,问题是对方根本就不会那这件事情来说事儿,只要认定了你在其中作了祟,那么要想下毒手对付自己就太容易了。
  
      万朝阳可以肯定牛德发出事儿肯定与东南乡有关,几年前交通局的事情现在突然翻出来一下子把你丢翻,哪有这样蹊跷的事情?
  
      而黄洋出事儿呢?万朝阳打了一个寒噤,杀鸡儆猴啊,黄洋无疑就是那只鸡了,万朝阳叹了一口气,猴子若是金刚不坏之身,也不怕,问题是猴子是么?苦涩的滋味在万朝阳心间流淌,可能么?沉浮宦海几十年,尤其是后面这么多年里,在县委副书记职位上颠簸了这么多年,谁能保证自己一清二白?**真正要收拾**,那是太容易了,自己不是一个纯粹的**人,万朝阳清楚,而这也就成了对方可以拿捏自己的软肋。
  
      现在想这些问题已经毫无意义了,万朝阳现在只能祈求罗大海能够帮自己一把了。
  
      赵国栋接到罗大海的电话时还有些惊诧,但是当罗大海半遮半掩的问及花林县被查处的两名干部会不会波及到其他人时,赵国栋就知道对方来意了。
  
      万朝阳被慑伏了,主动求饶了。
  
      赵国栋本来就没有打算对付万朝阳,那会引发花林政坛的地震,甚至可能牵引出邹治长和罗大海时代的种种,而上边也不会轻易同意对一个正处级干部的随意动作。
  
      事实上万朝阳也算得上比较干净的人了,当然这个干净只是相对而言,政治需要可以将干净放在显微镜下放大,病毒细菌一下子就会放大到足以让人触目警心的癌症地步。
  
      罗大海的电话传递过来的消息让赵国栋很是舒心,拔掉了牛德发,然后利用黄洋敲打了万朝阳,让他明白作螳臂当车之举显得多么幼稚可笑,已经达到了目的,他不想对付阶级敌人那样赶尽杀绝,前提是你不要欺人太甚。
  
      东南乡群访事件并没有像想象中的那样变得不可收拾,公安局只是很轻微的触动了一下某些人的敏感神经,劳教了一人,治安拘留了两人,原因都很简单,敲诈勒索强迫交易,虽然还不构成犯罪,鉴于造成影响相当恶劣,劳教了为首者,拘留了两名在其中上蹿下跳者,取得了相当好的效果。
  
      当然王二凯也代表县委县政府以一种相当正式的方式与东南乡群众代表坐在一起促膝谈心,向群众代表答复了县里边关于他们提出的几个问题的答复。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