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弄潮 > 第七卷 海阔鱼跃 第三十节 同僚 2

第七卷 海阔鱼跃 第三十节 同僚 2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三十节同僚(2)
  
      赵国栋也注意到韦飚一时间的失神,他也有些感慨。
  
      应该说这位副手给他的帮助还是相当大的,比起黄铁臣的方正和辛存焕的淡泊,韦飚显得更现实具体一些,他不会在什么问题上随便附从你的意见,但是一旦决定了的事情,他也会不折不扣的执行,遇到麻烦困难也不像有的人那样动不动就推到自己身上来,而是想方设法化解消除,除非超出他的能力权力范围。
  
      当初说服对方分管城市建设和国土这一块时对方就不大愿意,除了有些情绪之外,也有些不像沾染这个是非圈的意思,但是最终应承下来之后韦飚却从没有偏过肩膀撂过挑子,啥事都基本上一人扛着,工作也是尽心尽责。
  
      尤其是面对吕安邦这个老油子建委主任时,韦飚也表现得相当优秀,几乎是办推半压半鞭打的才算是把建委这帮老爷们给收拾住,明知道吕安邦是罗大海的亲信,有些时候难免不会耍些心计小聪明,要不就是撂撂挑子,但是韦飚却从来没有找过自己诉苦,而是一人搞定,就凭这一点,赵国栋觉得这个副县长韦飚当得起。
  
      看看眼前这一片,如此大的工程,不花点心思,不认真琢磨,哪有这么容易就顺顺利利的推开了来的?和拆迁户代表磨嘴皮子,和钉子户软硬兼施,和包工头们拍桌子甩板凳,和建筑公司负责人斗智斗勇,这些情形,赵国栋都想像得到,能在大半年时间里就能把工程推进到这个程度,不容易。
  
      赵国栋也不是那种心胸狭隘的人,韦飚虽然不像桂全友和王二凯那样对自己令行禁止,但想一想也是,人家也是老资格的副县长了,自己来花林当挂职副县长时,人家已经是等着进常委的老资格副县长了,这个时候自己上了位,对方却连常委都还没有进,对于自己有些抵触情绪也可以理解,但对方确能做到把工作和个人情绪分开,这就不简单了。
  
      只可惜这个社会从来就不是只看你能力品行,赵国栋也有些唏嘘,从自己开始、廖永忠、曹渊、苗月华,四个常委进进出出,可愣是没轮到他头上,这说明什么?
  
      赵国栋从蒋蕴华那里得知花林方面现任班子里可能也要有调整时就在琢磨着是谁可能会变动,万朝阳?有可能,现在万朝阳年龄虽然还差一点,但是他身体不好,而且现在政协龙主席翻年就退,如果把握机会去政协捞个正处级,也应该是一个不错的选择,除了万朝阳之外,赵国栋想不出还有谁可能变动,但是任何人也都可能面临变动,尤其是在丰亭和苍化班子确定要大换血的情况下,一切都属于未知,唉,能知道祁予鸿脑袋里在想什么就好了。
  
      只可惜蒋蕴华也是语焉不详,究竟谁会调整,只要不涉及自己,赵国栋也不好扭着深问,毕竟组织纪律还是要讲,何况蒋蕴华也未必就能确定谁肯定会调整,只是万朝阳的变动似乎用不着这样专门提一句吧?县委副书记这一角可不是哪个科级干部能直接上来的,至少不是县这一级的科级干部能直接爬上来的。
  
      莫非是......?
  
      如果是那样,自己倒可以帮眼前这一位运作一下,能有一个称心如意的副手,总比来一个两眼一抹黑啥也不了解需要从新开始熟悉的副手要强得多。
  
      “老韦,晚饭有没有安排?”赵国栋心中想开,立即道。
  
      “晚饭?”韦飚怔了一怔,这会儿才几点钟,就说起晚饭来了?赵国栋也不是那种喜欢吃吃喝喝的饮食菩萨啊?
  
      “没安排咱们就去宁陵,晚上有个饭局,我喝酒量有限,但不喝也不行,章部长请客。”赵国栋点点头。
  
      “章部长?哪个章部长?”韦飚一时间还没有反应过来。
  
      “嗨,还能有哪个章部长?当然是天放部长啊。”
  
      “组织部章部长?!”韦飚怔了一怔,有些兴奋然后又有些犹疑的吞吞吐吐道:“赵县长,我去怕不太好吧?”
  
      “啥不太好,章部长这人很好说话,人也豪爽热情,也不是啥大事儿,就是章部长老婆满四十。”赵国栋随口道。
  
      韦飚心中顿时明白过来,这是再给自己机会呢,市委常委组织部部长老婆的大寿宴席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上得去的,而且以章部长这种身份只怕也是低调又低调,非至亲好友怕是挨不上边的。
  
      就在赵国栋和韦飚兴致盎然的视察着桂溪大道工地建设情况时,曹渊也有些醉意醺醺的躺在省城花锦城娱乐中心的包房里享受着沐足小姐温柔体贴的按摩。
  
      一顿饭吃下来虽然花了一两千,但是曹渊却丝毫没有觉得心痛,好歹也是常务副县长,签字权在手,这点餐饮费还不在话下,曹渊在这一点上对赵国栋还是有些佩服,经费使用上不像其他县有些县长,超过两百元就得找县长签字,而在花林这边,赵国栋一般不管日常开支的签字,当然重大的项目性支出例外,在一开始确定这个原则时,赵国栋也就说明了,每年由审计局对经费进行一次审查,并且要签字负责,那意思也就是用制度管人而不是人管人。
  
      扪心自问,曹渊觉得赵国栋这人也还不错,如果不是太年轻太霸道,或者换一种身份,这的确也是一个值得一交的人,但是却恰恰成了自己上司,这就只能说是老天捉弄人了。
  
      曹渊觉得自己这一年里表现得不错,自打赵国栋从党校回来,曹渊就知道自己在花林是没啥机会了,也算是尽心尽力的配合着赵国栋把工作开展起走,蛰伏,等待机会,这不,机会终于来了。
  
      曹渊一直认为赵国栋运气太好之外胆子够大也是一个重要原因,要不梅英华怎么会被撵出花林,也不至于到开发区去遇上那么一遭事儿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