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弄潮 > 第七卷 海阔鱼跃 第二十五节 公安建设

第七卷 海阔鱼跃 第二十五节 公安建设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经济要发展,公安要先行!”赵国栋一边浏览着陈雷送上的关于《切实落实中央政法工作会议精神,加强公安队伍建设的报告》,轻轻的念了一遍。
  
      公安的困境赵国栋也早就清楚,但是限于花林县财政状况的不佳,他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花林县六十四万人口,警察不足一百二十人,七个派出所警力只占总警力的百分之四十,加上交警队、刑警队这些一线队伍,总警力只占到百分之七十不到,装备破烂,设施老旧,好在这也是全市公安通病,倒也不是花林一家如此。
  
      赵国栋看了看这份报告,前面对于花林公安现状描述得相当客观详实,从警力构成、年龄结构、文化层次都作了相当细致的分析,然后又从花林县公安局目前每年县财政拨款和罚没款项返还这些项目逐条进行了综合分析,最后又从目前花林县公安局人头经费、装备经费、燃修费、杂项经费等逐一罗列了一个详细名目,让人一目了然。
  
      陈雷虽然和赵国栋也比较熟悉,但是这一次不一样,这马上就要过年了,翻了年就要说人代会前的预算讨论问题,他听得财政局这一次又按照去年标准,只拨给了县公安局不到四百万经费,而且根本就没有把县公安局指挥中心大楼的建设项目列入考虑,这让陈雷又气又急,而指挥中心大楼立项问题一直是政委许萍在负责,所以也就把许萍一道叫上。
  
      赵国栋看得很仔细,每一项每一条都一一过目,这让陈雷和许萍二人都交换了一下眼色,看来这位据说是公安出身的县长对于这一次县公安局送来的报告还是相当重视,要不随便走马观花的一掠而过,就给你撂在一边,再来一句等研究之后再说,那就让你的心能凉半截。
  
      许萍也知道局长陈雷与这位赵县长的关系不错,但是这不是私交不错的问题,涉及这样巨大的经费,很难说当县长的会怎么考虑,也可以想象得到,看到去年财政收入增势很猛的情况下不少局行都在闹腾着要求增加预算拨款,至少许萍就知道法院、检察院都像县人大作了专题报告,要求增加人员和经费。
  
      赵国栋方正的面孔在日光灯下显得有些发青,颌下刮得干干净净的胡须倒有一种渗人的感觉,赵国栋很喜欢一边抚摸下颌这种光滑中却又有一点微微刺手的感觉,这能让人感觉到男人的味道,就像后世记忆中那吉列刀锋的作广告的那种味道。
  
      许萍不动声色的打量着房间内的两人,陈雷显得稍稍有些压抑似的,不过这是他思考问题的惯有表情,许萍作为他的搭挡已经习惯了,陈雷这种眼睛半眯起背却又有点躬的状态就表示他在认真而又严肃的考虑某个问题。
  
      而对面这个坐在椅子中的年轻县长却显得很放松,一手拿起报告仔细阅读,一手在下颌细细的抚摸着,彷佛这种方式是一种无上的享受一般,唇线还不断的变幻着形状,显然是在感受手抚摸下颌肌肤的滋味。
  
      据说就是这位年轻得过分却又异常强势的县长否决了市局下派干部来花林县担任公安局长的推荐建议,甚至不惜和严书记硬碰硬!
  
      这在市局里也引发了一阵阵悄悄的议论,市局随后在苍化和云岭都成功的运作更换了局长,市局选派的人选都顺利的在这两县担任了局长,唯独这第一炮在花林却放了哑炮,也才会有自己的机会下来担任这个政委职务,也算是市委政法委和花林县人民政府的一种掰腕子之后的妥协吧。
  
      都说这位赵县长背景深厚而且手腕不凡,这些都只能通过一些云山雾罩的事情线索来推测,但是有一个事实却是任何人都无法否定的,甚至连那些栽在他手上比如说文化局局长牛德发以及浦渡镇区工委书记袁广鹏这些人都不得不承认这个家伙是个搞经济的好手。
  
      短短两年间,花林县财政已经突破了八千万元,尤其是去年的财政收入暴增,这固然与旧城改造和土地出让有关系,但是也与几大项目落户花林投产有莫大关联,何况旧城改造更是在遭到县里许多人抵制的情形下进行的,这位赵县长甚至还付出了被撵到省委党校去学习两个月的代价,但他还是成功的卷土重来了。
  
      赵国栋可没有想到对面二人的肚皮心思,他甚至没有注意到跟着陈雷后面进来的公安局政委许萍,市局办公室副主任下来的女政委,平常也几乎没有接触过,而到县公安局调研那一次这位女政委恰巧到省警专去参加新任局长政委培训班去轮训去了。
  
      “陈局长,你们公安局胃口不小啊?一开口就把县财政局给你们的预算拨款增加了一倍,这还不算你们这一份单列的公安指挥中心大楼,咋,打算来吃大户还是觉得我这个人好说话?”
  
      赵国栋足足花了十多分钟才粗粗讲这一份长达十多页的报告看完,而那份修建公安指挥中心的报告他也只是粗略看了一眼就放在了一边,已经不是一个单位要求修建办公大楼了,县委县府刚刚露出要迁往河东新区的意思,下边局行就燥动起来,谁都知道财政这块馍馍就这么大,谁能抢到前面,谁就能占得先机,保不准明年财政不好,你放在后边的搁上几年也不一定。
  
      “嘿嘿,赵县长,您咋这么说呢?前年县财政多少,去年多少?增长幅度那么大,咋拨款就没有考虑这个问题呢?钱敬良他这是欺软怕恶,听说交通局王二凯在他办公室里拍桌子甩板凳,一而再再而三的说要和他没完,把他吓得够呛,他就乖乖的按照王二凯的意思重新编制预算,咱们这些老实人就等着县里裁断,他就给我们来这一手,咱们许政委去找他协商指挥中心的事儿,他居然说今年根本没有考虑,要我们再坚持两年,你说这事儿气不气人?”陈雷笑呵呵的道。
  
      他和钱敬良也很熟,交通局的确增加了预算,但是那是赵国栋点了头的,他找钱敬良,钱敬良推给曹渊,他找曹渊,曹渊表态三五十万他能作主帮忙说和说和,数量大了,必须得赵国栋拍板。而钱敬良最后也和他在前两天一桌子吃饭时明确说,现在;罗书记不怎么管钱上的事情,最后直接去和赵县长说,只要赵县长能点头,其他都好说,还说要说就得去早一点说,要不其他局行都在蠢蠢欲动,晚了,那就分完了。
  
      “县里也有通盘考虑,不是钱敬良能作得了主,这需要县委常委会和政府办公会来讨论研究。”赵国栋摆摆手,“你就是把枪仍在钱敬良桌子上,他也不敢答应你这要求。”
  
      “赵县长,所以咱们就来找您啊,钱局长他不敢作主,您能作主啊。”许萍笑语如珠,“县里在您掌舵下财政收入实现了两年翻番,咋我们公安经费却没见长啊。”
  
      “不对吧,许政委,涨还是涨了的,只不过未必能让人满意倒是真的,财政局在编制预算的时候有些保守,我的意见是适当赤字也很有必要,只要咱们县里继续保持这样的增速,gdp、税收、财政收入都保持这样的增幅,日子会越来越好的。”赵国栋点点头,“好了,咱们不说题外话了,我看了你们送上来的报告,写得很中肯切实,也很精练,笔头子很足啊,嗯,老陈,许政委,你们俩也别给我玩虚的,说说你们的真实想法,虽然反映的问题基本属实,但是我想听听你们今年的打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