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弄潮 > 第七卷 海阔鱼跃 第十五节 出干部是最大肯定 求月票!

第七卷 海阔鱼跃 第十五节 出干部是最大肯定 求月票!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华心情很好,在葵花街上转悠了两个小时,临近上人气也旺盛得紧,赵国栋这小子在这街上的人脉看样子也着实宽泛,无论大小摊子,总能钻进去套上两句,要不就能把人逗弄得眉花眼笑,要不就能把人气得吹胡子瞪眼,总管是熟络得很。
  
      虽然没咋拣到漏,但是也算是看起了一对器物,四千块成交,赵国栋也帮着费了不少口舌,只不过那店主也是识货,并不因为赵国栋是熟人就打多少让手。虽说说得颇为投缘,但是这对程门的浅绛彩象耳方瓶花色纤秀,笔力精细,乃是程门的典型作品,蒋蕴华也是相当喜爱,说了半天也是只砍下来一千块钱,那店主还在那里百般不情愿,说若是换了别人至少还得多给五百才行。
  
      “蒋书记,咋现在又对浅绛彩感兴趣了?”赵国栋倒是不甚喜欢这一类,浅绛彩易与磨损,不易保存,且精品不多,保存价值也比不得其他精品,只是这一类东西价格现在还不算很贵,而且浅绛彩的收藏之风还尚未兴起,所以三五千块钱也能拣上一两件名家作品,倒很是符合蒋蕴华这种在门道内不是很精。
  
      “我觉得琢磨琢磨这玩意儿还行,你说的那几种玩意儿价格昂贵不说,赝品又多,眼力不够就吃药时间居多了,咱也不去凑那热闹,走走偏门,避避风险,哪点儿不好?”赵国栋想要帮蒋蕴华提着两盒子,但是被蒋蕴华拒绝了,自己选来的好货,赵国栋只是帮忙确定了一下真伪,再砍了砍价,蒋蕴华倒是颇为满意这对货,相当精贵。
  
      “嘿嘿,蒋书记,这吃药拣漏都是实践出真知嘛,只要别太贪,长长见识也有好处啊。”赵国栋笑着道,“蒋书记你也是公务繁忙,若然没事儿能多来这葵花街上转悠转悠,要不了两年,你也可以在这条街上提笼架鸟的充充角色呢。”
  
      “你小子,恭维话都不会说,充充角色?你就不敢说我混出个角色来?”蒋蕴华和赵国栋在一起时,尤其是在谈及收藏这门活儿时显得格外放松,两人还真有点忘年交的味道,虽说都清楚不可能避开工作上的事情,但是在这种氛围中谈及工作上地事情也要随意轻松许多,很多平常难以出口的话也就有意无意间溜了出来。
  
      “蒋书记,您当然是角色,不过在收藏这门道里连我都不敢说是角色,您,嘿嘿,”赵国栋只顾笑,却不语。
  
      蒋蕴华瞪了赵国栋一眼,他当然知晓对方言外之意,不过他也不计较,本来自己的鉴别本事就还没到那份上,也没有必要去充什么正神。
  
      上了车,蒋蕴华还在爱不释手的掂起方瓶小心观察,赵国栋动汽车,缓缓移动,“蒋书记,找个地方住下,还是”
  
      “嗯,去金星宾馆,我在那儿定了房间。”蒋蕴华是专门来省城里办事儿,赵国栋也不问蒋蕴华办啥事儿,但是这都年关上了,不说大家也都大略知晓,只不过各办各的事儿,蛇有蛇道,狐有狐踪,各行其道。
  
      “好。”赵国栋是被蒋蕴华给拉来当车夫地。当然这种事情赵国栋是求之不得。能承蒙蒋蕴华看得起相招。赵国栋自然要舍命陪君子。
  
      “国栋。96年你们县搞得不错。老祁看样子很满意。麦家辉也是交口称赞。能把他们两个人都能侍弄好。也不容易啊。”蒋蕴华小心地把方瓶放回盒子里。仰靠在椅背上瞑目沉思般。
  
      “呵呵。全靠市委市政府英明领导。指挥有方。”
  
      “得了。甭给我说这些废话了。这一次市里边可能会有打动。祁予鸿是下了决心。而且可能也和麦家辉那边有了沟通。虽然未必能让麦家辉满意。但是祁予鸿下了决心。加上有省里边地支持。麦家辉恐怕也只有捏着鼻子认了。”蒋蕴华突然睁开眼睛瞅了一眼赵国栋。“有没有兴趣动一动?”
  
      “啊?”赵国栋猛地打个激灵。要动自己?不可能吧?“蒋书记。咋就突然想到要动我呢?”
  
      “还没定呢。不过我看祁予鸿似乎有这个意思。谁让你在花林搞得风车斗转。加上其他几个县又不争气。祁予鸿现在也有些上火。麦家辉不来气。这队伍不好带啊。”蒋蕴华也有些替祁予鸿着急。要说跟得紧靠得住地干部一抓一大把。但是能放到一地去把经济搞上去地。这却是千挑万选也难得选出一个合适地。
  
      “想让我上哪儿去?”赵国栋慢慢冷静下来,估计是祁予鸿征求过蒋蕴华意见,但是事情还没有明确。
  
      “唔,西江区区长,有没有兴趣?”蒋蕴华想了一想。
  
      “西江区?”赵国栋皱起眉头,西江区现在经济总量仍然是全市第一位,地理位置好,地位也重要,只不过这个占了老宁陵市的大半个盘子的老区现在却没有那么好搞,就在市里边眼皮子底下,不少事情也得受掣肘,也高,你想要弄出点名堂来不容易。
  
      “嗯,我看老祁对西江区的班子不太满意估计也得动一动,不过西江区委书记张绍文可不是随随便便想动就动的,估计得在区长身上开刀,当然丰亭、土城那边县份上也有可能要动一动,对你来说没有什么意义。”
  
      蒋蕴华虽然没有讲得很明白,但是赵国栋也基本能揣摩出其中味道来了,那就是这一次想要再上一台阶上书记没戏,都是县长、区长,赵国栋自衬要想每年一跳估计也没那好事儿,就这样现在自己都快把很多人地眼珠子嫉妒得红了,再要又上书记这一格,只怕就要有人写控告信告祁予鸿和自己是亲戚关系了。
  
      想清楚这一点,赵国栋心头也亮堂许多,这个时候去西江就没啥意义了,有个相对强势却又不怎么得市里边喜欢的书记,这作出功劳是他地,弄出问题只怕就是你的了,何况这一去又得花上一年半载来熟悉情况,以祁予鸿现在急于事功地心态,他能给你多少时间来熟悉情况?
  
      若是要大刀阔斧地动作,一来不是一把手,二来像西江区这样的老区,盘根错节地关系不知道多少,稍不注意就得得罪一大帮人,给你使点绊子作点眼色,你这工作究竟能不能如愿开展起来也很难说。
  
      “嘿嘿,蒋书记,我看我还是就在花林呆着好了,西江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