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弄潮 > 第六卷 你方唱罢我登场 第六十一节 体系与角色 3

第六卷 你方唱罢我登场 第六十一节 体系与角色 3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六十一节体系与角色(3)
  
      “现在国有企业的改制似乎遇到了瓶颈,三四月间副总理率队对山东和安原国有中小企业的改制工作进行了考察,诸城经验和安都经验已经在《经济日报》和《工人日报》刊载,其中对安都经验中建立了一套相对健全的资产评估体系制度十分赞同,既要加快企业改制步伐,又要确保国有资产不流失,应该说中小企业改制试点对于日后全国三十万家中小企业改制具有指导性作用,也可以为大型国企改革提供一条可供探索的路子。”
  
      柳道源一边挥杆扔出钓钩,一边沉吟着道:“近几年各地都采取用给予上市指标,从股市上募集资金来达到改善大型国企股权结构和经营状况的目的,但是现在看来效果不好,各地都已经把这个当成救命法宝,越是经营不善、越是亏损巨大的企业就想方设法将它包装粉饰一番招摇上市,但是上市一两年后就变成了死货,极大的打击了投资人的积极性,而企业经营状况却并没有改善。”
  
      “中央高层似乎也对国有企业改革观点上充满了不确定性,或许和咱们一样都还是在摸索中前进吧,现在抓大放小的呼声渐渐高涨,问题是抓大放小具体内容是什么,抓哪些大,放哪些小?是不分行业门类一律抓大放小,还是分门别类区别对待?国家扶持打造世界五百强企业的声音传出来之后,现在各地也是纷纷效仿,中国五百强的提法已经出来了,各省市又将各省一些种子选手列为进入中国五百强的后备对象加以扶持,资金、政策都向其倾斜,那么地市这一级也就自然而然出台打造全省百强的规划,要做大做强,单靠单一行业并不容易,那么多元化似乎也是一个选择了。”
  
      “刚才国栋也在说,日韩财团基本上都是采取混业经营模式,多元化发展,而且政府也赋予了这些财团从事金融行业的特权,有了金融资本的支持,发展壮大速度自然不在话下,但是我在想我们这些大型国企如果也模仿日韩财团模式多元并举,并且赋予金融经营特许权,做大或许没有问题,但是作强呢?其中有没有风险,是不是就一定可以获得成功?我觉得这一点上也还值得商榷。”
  
      柳道源话语慢条斯理,但是组织部门出来的角色,对于事物分析的条理性掌握得相当好,很显然柳道源已经完成了一个地厅级领导向省部级领导的角色转换,能够站在一国一省的大局角度来考虑问题了。
  
      蔡正阳也是满脸沉思之色,走到国家经贸委副主任这个位置,接触的更多的是宏观层面的东西,即便是具体到企业,那也都是一些国有大型特大型企业集团,不要说一个决定,就是一个简单的意见看法都会引发相当大的影响。
  
      多元化现在也是一个争论的焦点,中央内部也有分歧,多元化的好处显而易见,而一些企业也已经走到了前列,比如赵新先的三九集团,的确也让人看到了令人兴奋鼓舞的亮点,首钢似乎也已经在向世人昭示它的宏伟蓝图,但是光芒背后有没有隐忧却让人很难看清楚。
  
      在这一点上无论是在其他观点上态度迥异的几方人马都显得有些拿捏不准,究竟好不好也许只有实践才能真正检验出,但是经受检验也许就是要付出代价的。
  
      “国栋,你觉得呢?”蔡正阳没有回应柳道源的质疑,转而问赵国栋。
  
      “我倒是觉得究竟是专业化还是多元化更适合中国这一点没有必要争执,问题在于你想要多元化发展的时候,你是不是在你所处的专业行业中已经做到最大最强,或者最起码是行业前三强了,如果说本行业本来发展前景就很大,你完全可以集中精力做得更好,更精更专业,那你多元化那就是错误的,而如果一个日薄西山的行业,或者说你在这个行业已经做得很好了,你可以在其他行业取得更好的发展,那多元化也不失为一个出路,只是在评估是否进入其他行业时,领导决策机构需要进行理智冷静的审视,而不能被一时的热情所冲昏头脑。”
  
      对赵国栋这番话蔡正阳和柳道源都不置可否,专业化和多元化孰优孰劣将会是恒久争执的话题,在不同时断不同领域不同国度不同行业甚至不同企业,专业化和多元化似乎都罗列出一大堆成功者,你很难用一句话来评判。
  
      “国栋,拿的什么书,这么认真?”柳道源也不想再在这个问题上讨论下去,实践中遇到的问题也只是实事求是具体分析,高层只能拿出一些框架性指导性的意见,真正要实际操作还是要地方上来斟酌。
  
      “《中国可以说不》,一部几个年轻人写的政治评论著作,有些意思,我认为是一些觉醒者的呐喊。”赵国栋晃了晃手中书本,这本五个作者写成的东西很有些振聋发聩的观点。
  
      “哦?我听说过这本书,好像很受欢迎。”蔡正阳目光也落在赵国栋手上。
  
      “嗯,其中一些观点和语言很是让人热血沸腾,嘿嘿,美国谁也领导不了,它只能领导它自己;日本谁也领导不了,它有时连自己都无法领导;中国谁也不想领导,中国只想领导自己。嘿嘿,咋样,暮鼓晨钟,发人深省吧。”赵国栋笑嘻嘻的晃着书道:“已经脱销了,足以见证我们理智的民族主义正在逐渐觉醒。”
  
      “噢,借给我看看。”柳道源抢先下手,让蔡正阳有些郁闷,“正阳,别那副苦瓜样,让你秘书马上到新华书店买一本行了,难道说堂堂一个首都,连买一本书都买不到?”
  
      赵国栋并不喜欢钓鱼,见二人终于将谈话心思放下放在了钓鱼上,他也乐得清闲,几个中年妇女也都围着蓝黛一边将包里东西拿出来准备,一边都在叽叽呱呱说个不停,赵国栋侧耳听了一下,几个女人都是与在芭蕾、形体以及美容、着装方面有着相当专业知识的蓝黛探讨如何打扮方面的内容。
  
      熊正林和刘兆国已经沿着湖畔去散步了,赵国栋舒展了一下身体,觉得好久没有这样放松的锻炼一下,也就走到湖畔一出山岩边上,选择了一处目标,快速攀登。
  
      “咦?你怎么会在这儿?”清脆的声音在赵国栋刚刚攀上一处崖壁时传来,赵国栋转首一看,两个清凉靓丽的女孩子正撅着屁股从一面山崖上攀爬上来,红扑扑的面颊和鼻翼上细密地汗珠以及急剧起伏的胸脯,再加上四条粉嫩颀长的大腿,让人疑是天外飞仙。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