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弄潮 > 第六卷 你方唱罢我登场 第五十一节 操作

第六卷 你方唱罢我登场 第五十一节 操作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祁予鸿烦躁不安的办公室里踱着步,随时从纪委和检察院那便反馈过来的消息让他心烦意乱,即便是他最喜欢的喷水浇花也难以排解他心中的积郁,汪明熹不算个啥,但是他背后的汤中午却不能不考虑,只是现在走到这一步,自己现在也是欲退无路。
  
      作为一个市委书记,他当然掌握着来自许多不同渠道的消息,花林县那些个事儿他当然清楚,所谓北线中线方案争执不下的风风雨雨究竟牵连着多少人的利益,他也很清楚,这官场上就讲求一个和平共处,只要不是超出原则的问题,谁都可以睁只眼闭只眼就这么过了。
  
      宏林公司背后显然有麦家辉的影子,祁予鸿一度担心花林事件是不是宏林公司在背后作祟,但是想一想这样的事情对于那边也不好受,可能性不大,倒是花林本土势力的针尖对麦芒引发这件事情的可能性更大。
  
      建市之后的麦家辉已经收敛多了,这让祁予鸿很满意,保持党政班子的和谐共处求同存异相当重要,这也是上边看待一个市委书记是否具备能够驾驭全局能力的重要指标,很难相信一个经常和市长争执不下的市委书记能够统领全市,在这一点上祁予鸿的确对麦家辉近段时间的表现十分满意。
  
      但是麦家辉的收敛似乎在期待着什么,一时间祁予鸿还难以琢磨出其中味道,但是当汪明熹这一事情翻腾起来时,祁予鸿感觉到这一切都和那该死的桂溪大桥选址问题有关联。
  
      “祁书记,穆书记和余检过来了。”秘书进来恭声道。
  
      “请他们进来。”祁予鸿挥挥手。
  
      穆刚和余洋一前一后走了进来,“祁书记。”
  
      “坐吧。”祁予鸿也坐回沙发中,“情况怎么样?”
  
      “老余,还是你先说说你们那边的情况吧。”穆刚用目光示意。
  
      “好吧,我们这边顺藤摸瓜查出了不少问题,都是四五年前的老问题,原来县里边检察院也接到一些反映,但都因为反映问题缺乏充分的依据只在外围进行过一些调查,没有取得实质性的东西,这一次得到举报材料比较详实,所以首先就在花林县国土局局长向远山那里取得了突破,除了他在花林县担任城关镇镇长时的问题外,还查出了他在国土局担任局长其间收受贿赂六万余元,牵连出有城关镇党委副书记、县国土局副局长以及两家企业负责人涉及行贿。”
  
      “另外我们已经查实的还有向远山和花林县现任副县长汪明熹在担任城关镇主要领导时贪污受贿情况,初步查明涉及金额已经超过了二十万,有三名副科级干部牵扯其中,均已构成犯罪。”
  
      “汪明熹情况怎么样?”祁予鸿点点头。
  
      “嗯,态度很顽固,点破一点挤出一点,挤牙膏似的,看样子他问题不少,还抱有一些侥幸心理,不过仅凭目前的证据已经足够他进去蹲上十年八年了。”余洋翻了翻手中的资料,“这个家伙也检举反映了一些其他人的问题,我已经把有些东西转交给了穆书记那边。”
  
      祁予鸿一阵头疼,这是难免的,拔起萝卜带起泥,这年头干部犯案一般都是窝案串案,事情不大,影响不小,尤其是这种事情,对于整个党委政府形象的破坏也是巨大的。
  
      只是反映出来的问题你不处理还不行,一旦捅出去,你这个一把手袒护包庇的帽子就得扣在头上,真要有啥问题,你就脱不了身,但是一旦事事追究,那牵连出来太广,党委政府在民众心目中的印象更是破坏无遗。
  
      “老余,这边你们检察院是独立办案,按照你们的程序进行,汪明熹和牵连人员既然构成犯罪,你们就大胆办案,一查到底。”顿了一顿之后,祁予鸿似乎是在斟酌自己的措辞:“不过你们也要充分考虑到这些被查处者的心态,这种情况下乱咬攀诬可能性很大,也不要弄得风声鹤唳草木皆兵,有证据的该查就查,没有证据的一面之辞可以甄别分类,不涉及犯罪的交给纪委这边处理。”
  
      余洋心领神会的点点头,“祁书记放心,我们检察机关肯定不放过一个坏人,但是也绝不会冤枉一个好人,更要服从大局,一定在市委领导下办理好这起案件。”
  
      祁予鸿满意的点点头,“嗯,老余,你要亲自关注这件案件,掌控好案件办理情况。”
  
      “祁书记放心。”余洋站起来。
  
      “嗯,那好,老余,你先去吧,有什么情况及时向我汇报。”祁予鸿颌首。
  
      当余洋离开之后,祁予鸿脸色才阴下来,“老穆,又把谁牵扯进来了?”
  
      “也没啥大不了,汪明熹胡乱攀诬,涉及有邹治长、万朝阳和苗月华,另外也牵扯有市人大江胜利。”穆刚表情平淡,“都是他一面之辞,又拿不出具体东西来,检察院也只是作了记录,转给了我们,而且也只是一些入股分红和任人唯亲一类的反映。”
  
      “老邹和老江也牵扯在里边?”祁予鸿皱起眉头。
  
      “说不上,无外乎反映老邹和苗月华有不正当男女关系,苗月华利用老邹在花林时影响帮助亲戚承揽了一些工程,江胜利么也掺股其中。”穆刚笑了起来,“别说这些事情查无实据,就算是有,也都是些可上可下的东西。”
  
      “你觉得这中间有没有问题?”祁予鸿还是比较相信穆刚的判断力。
  
      “呵呵,祁书记,我们还是应当相信我们的干部,纪委和检察院一样,查案都需要以法律为依据,讲求证据,不能随意主观臆断。”穆刚笑了起来,然后又压低声音:“老邹这么精细的人,就算是有把柄,还能被你汪明熹抓得住?”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