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弄潮 > 第六卷 你方唱罢我登场 第三十五节 舌剑唇枪

第六卷 你方唱罢我登场 第三十五节 舌剑唇枪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花林事件的确性质很恶劣,予鸿书记说得很对,这不是一件简单的农民拦路上访事件,发生在这个关键时刻,不管其反映什么问题,问题是否属实,谁又没有责任,有多大责任,那都是政治事件!”
  
      蒋蕴华先帮助祁予鸿把事情调子定了,如果不能赢得祁予鸿的首肯,这件事情就会向失控的方向发展,尤其是在穆刚态度也变得有些模糊的时候。
  
      “农民拦路上访,反应基层政府的违法违纪情况,事情咋一听很是令人震撼震惊,我看过反映出来的问题,涉及面相当宽泛,什么旅游景区非法占地,政府违规压低拆迁费用,非法抵扣农民血汗钱,基层政权贪腐,县乡两级官员沆瀣一气,狼狈为奸,言辞很激烈,但是真正拿得出来证据的东西却不多,嗯,准确的说就是一条,乡镇和村一级违反规定抵扣了他们的历欠。”
  
      “乡镇和村一级政权违反县里规定抵扣农户历欠,造成这样大一个影响恶劣的事件发生,县里消息闭塞,反应迟钝,酿成这样严重后果,可以说花林县党政班子都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但是,我个人看法,既然反映出这么多问题,真还有点洪洞县里无好人的味道,如果要向宁省长有一个真实客观的交代,那么就必须要把这些反应的问题彻底查清楚,然后得出结论,再来对花林县党政班子作出严肃处理。”
  
      常委会议室里一片寂静,所有人都在琢磨着蒋蕴华这番话的含义,罗大海和蒋蕴华关系不错,赵国栋这边却还有点看不出眉目来,但是能跳票越位,谁都知道这中间没点底气本事不行,蒋蕴华是打算干什么?是认定其中猫腻太多,要丢车保帅,还是觉得底气十足,要还个清白?
  
      “方才穆刚同志也说到省纪委也会派出一个调查组,来调查反映的情况,我觉得这是一件好事情,让省里来调查,我们市里配合,他们省里边觉得哪里有问题,就调查哪里,把反应出来的问题调查清楚,属实,那该处理哪一级就处理哪一级,不属实,那也需要有一个明确的结论,通过省纪委的调查组直接反馈给宁省长,这样也可以避嫌,宁省长也可以获得一个客观公正的印象。”
  
      见祁予鸿微微蹙起眉头,似乎不太赞同自己的观点,蒋蕴华又进一步道:“我们不能因为这样一件事情就一概否定花林县委县政府的工作成绩,事实上我们也看到了今年花林县经济发展的起色,何况想麒麟观——囫囵山旅游景区开发也得到了省里分管领导的肯定,不能因为出了一点问题那就全盘否定,那叫因噎废食!”
  
      “另外我在这里也有个疑问,虽然我不是负责安全保卫的专业人士,但是像宁省长他们一行的路线并没有对外宣布,去花蓬公路的视察也只有我们内部人员才知道,而拦路上访的这几十个人都是来自浦渡区的良山和宕溪两个乡,没有一个本地人。”
  
      “予鸿书记可能不太清楚,我是从花林出来的,我知道良山和宕溪两个乡都在花林县东部,与新花公路和花蓬公路相距甚远,根本不沾边,他们怎么会知晓宁省长一行要从花蓬公路路过,而且时间卡得如此准确,连先前巡逻的警车都没有发现,而在宁省长他们一行人路过时就钻出来了?而且他们也没有选择在剪彩仪式现场发难,却选择了河口那边最不为人注意的地方突然拦路上访?这些问题难得不值得我们好好琢磨琢磨么?”
  
      “老蒋,你是什么意思?”祁予鸿脸色顿时严肃起来。
  
      “我怀疑这些人是被一些出于一己私利的人所利用,故意制造事端来达到某种不可告人的目的。”蒋蕴华平静的道:“当然这没有证据,只是我个人推断,一切最好以调查组调查结论为准。”
  
      祁予鸿眉头深锁,蒋蕴华提出的几个问题的确相当可疑,事实上当时他也很奇怪这些拦路上访的人怎么会对于省领导视察路线和时间了解得如此准确,但愤怒之下也没有多想,这个时候被蒋蕴华这么一说,顿时有些会过味来,尤其是蒋蕴华提及拦路上访者不是公路沿线农民,而是专门从其他地方聚来的,这就更可疑了。
  
      “老蒋,事情已经出了,造成了这样大的影响,我们现在要讨论的是对花林县委县政府相关责任人的处理,而不是来讨论那些人是怎么得到消息去拦路的!无论什么原因,你花林县没有及时作好稳控工作,没有掌握有关信息,而且反映的问题也的确存在,那就是你花林县委县政府的责任!至于其他,都无干紧要!”麦家辉装出一副不耐烦的样子。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