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弄潮 > 第六卷 你方唱罢我登场 第三十四节 大祸临头

第六卷 你方唱罢我登场 第三十四节 大祸临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祁予鸿和麦家辉二人恶狠狠的目光在自己身后的罗大海和赵国栋身上掠过,但是面对宁法和秦浩然满脸不善的神色,两人又只有恢复成一脸苦笑的点点头,“也好,宁省长和秦省长既然觉得这里现场办公比较合适,那就在这儿吧。”
  
      事情走到这个地步,赵国栋反而坦然下来,一边给陈雷下达命令要求警察立即撤后,绕到前面和后面阻断交通,阻止其他无关人员进入现场,防止引发更大的混乱,另一方面也给浦渡区工委打电话,要求区工委领导和良山、宕溪两个乡的党委书记和乡长以最快速度赶到现场。
  
      宁法和秦浩然其实并没有在现场上呆到半个小时,短短十多分钟时间里情况也就了解得差不多了。
  
      这二三十号人其实也就是七八家人,都是来自于浦渡区那边良山和宕溪两乡,在麒麟观——囫囵山开发工程中,这几家人都被迁出了规划的旅游景区,但是拆迁款却被克扣了相当大一部分,原因很简单,因为这几家人都在前些年里历欠乡村两级农业税和水利费以及乡村两级提留款,这一次拆迁款自然就被扣了下来。
  
      其实这种现象并不少见,在麒麟乡和马首镇也遇到了这种现象,但是麒麟和马首这边因为前些年的工作相对来说都做得较为扎实,涉及拆迁的这些户里欠款数量都不多,所以在乡村两级扣下历欠之后虽然也有些情绪,但是经过乡村两级干部的工作,倒也没有出啥大乱子。
  
      但是浦渡这边情况稍稍有些不一样,这涉及拆迁的十来户人中这七八户都是历欠大户,前前后后多年,几乎每年都是旧账未了,新帐又到,这一次落得这样的机会,乡村两级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虽然县里边专门出台了文件要求落实拆迁户的拆迁费,不得因为其他原因而抵扣,但是乡里都没有在意,在他们看来这样一个机会都无法收回历欠,那这些历欠基本上就是没戏了,所以也就扣了下来。
  
      而这自然也激起了这几家历欠较多的大户们的强烈愤慨,尤其是在得知县里有明文规定不得以这种方式来抵扣拆迁费用之后,这些人的态度就更加激进了。
  
      既然有人能给他们透露领导来视察线路和时间,还能给他们出主意在哪里才能最合适的捕捉到领导行踪,这些人自然也就乐得有这样一个机会来撞撞运气。
  
      其间也免不了连带有一些反映基层政府和组织财务不清、村务不公开、任人唯亲、贪污腐化的行为,说到激愤处,这些个老老少少都是涕泗横流,磕头作揖。
  
      看见一干县市领导都簇拥着宁法和秦浩然二人,傻瓜也知道这两人肯定是省里边下来的大官,反正检举揭发也不需要什么证据,翻着嘴皮说就行了,道听途说的各种传言消息自然叽哩哇啦说了一大堆,其间还有一个经常在县城里打工的家伙,那更是说得绘声绘色,一口气反应了十多条,让宁法的秘书也是记得手发软。
  
      宁法和秦浩然在了解到这些情况之后也是火冒三丈,各级政府尤其是越往高层就是越在意这涉及农民利益问题,农业税和水利费以及双提款问题一直是基层政府最为头疼的问题,在特别是乡镇和村两级组织经费日益匮乏的情况下,双提几乎就是维系两级政府运转的必要经费来源。
  
      在转移支付和基层经费保障机制尚未健全到位之前,如果说不及时抓住一切机会收取,那每一年乡镇和村级组织都不得不面临十分拮据甚至只能依靠贷款过日子的困窘局面。
  
      省市两级虽然也了解一些实情,但是在他们看来这些都不是理由,既然县里边下达了不得抵扣的文件,乡镇和村一级组织仍然采取这种手段来扣除费用,那就就是政令不通,而市县两级政府对此事闭目塞听,反应迟钝,而反映出来的这么多具体问题,市县两级政府也是不问不闻,中间会不会有什么猫腻,会不会有什么特别的问题,更是让宁法感到窝心。
  
      祁予鸿和麦家辉二人站在一旁也是如坐针毡,就听得选出来的几名代表翻着嘴皮子“检举揭发”县里和乡里的“恶行”,除了那些道听途说的问题需要纪检部门核实之外,真正落到实处能有确凿证据的也就是乡村两级违反县里政策从拆迁款中抵扣了他们的历欠款项,这也是引发他们拦路上访的主要原因。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