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弄潮 > 第六卷 你方唱罢我登场 第二十九节 试探

第六卷 你方唱罢我登场 第二十九节 试探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赵县长,北线方案是县里早已经确定下来的方案,更成熟,何况前期县里边也对北线方案作了相当充分的考察,县委县府也已经通过了这个方案,只是由于原来资金不足而迟迟无法启动,而中线方案事实上只是停留于图纸设计上,并没有真正纳入县里讨论范畴,现在你贸然提出来要推进中线方案,赵县长,就连北线方案我们都没有获得一致支持,更不用说中线方案了。”
  
      韦飚说话慢条斯理,但是一听就知道是经过深思熟虑之言,但是赵国栋还是听出了对方言语背后的未尽之意,问题似乎不在于两线方案的优劣,而在于似乎是北线方案已经获得了大家的一致认同,而中线方案似乎有些唐突贸然的意思。
  
      不过这有什么冲突么?原来北线方案是考虑到拆迁费用太过昂贵,却没有考虑到花林县城日后的长远规划,旧城改造势在必行,只是时间问题,为什么不一举两得,却非要分成两件事情,而且北线方案明显有不少弊端,中线方案却可以把这些弊端完全化解,这些人却不愿意接受呢?
  
      “他们为什么不愿意支持中线方案?”赵国栋紧追着问道。
  
      “或许他们觉得北线方案更成熟更易行吧。”韦飚言语还是有些言不由衷。
  
      “更成熟更易行?就这个理由?老韦,这个理由根本就不成其为理由!什么叫更成熟?就因为县里讨论过两次,就叫更成熟?就因为城北两岸都没有什么人,没有拆迁量,这就叫更易行?”赵国栋有些火了,“相较于中线可以给我们县城带来的发展,给两岸民众居住环境带来的变化,一点拆迁工作算什么?难道说就这一点拆迁工作就足以让我们放弃这些明显的优势好处?”
  
      韦飚再度沉默不语。
  
      赵国栋句句话都问及了核心问题,谁都看得出来现在县城河边这些贫民窟民众的热情和积极性有多高,而正如赵国栋所说,拆迁补偿这一部分资金只要运作得好,完全可以通过土地增值来弥补。
  
      韦飚也相信只要耐心细致的作好工作,这些拆迁都不是问题,而从这里建桥横越而过,河东正好是一片平原,宜于规划,可以说正适合全面推开新区的建设,但是似乎所有人都看不到这一点。
  
      “老韦,有什么难处你说出来,如果我们能够克服解决,我们就想办法解决,如果我们真的无法逾越,那也得让我明白底细不是?”赵国栋也算是掏心窝子说话了。
  
      “赵县长,通不过的,你也看到了曹渊、苗月华还有汪明熹他们都反对,你就知道难度有多大了,唉,常委会更不可能过得了,就算是罗书记他们也不会同意。”韦飚叹了一口气摇摇头,“你稍微打听打听就知道原委了,要改这线,比打通市里边立项那可难得多。”
  
      话说到这个份上,赵国栋也基本上能够猜测得到中间究竟有什么猫腻了,连罗大海他们都不会同意,这样一个明显利大于弊甚至可以说利弊权衡根本没有可比性的方案调整,居然会得不到同意,出了利益之外,赵国栋想象不出还能有什么会牵动这样多人的心。
  
      从国土局调来的资料显示北线两岸分别都由几家建筑公司和房地产公司拿下了,而且拿下的时间都是在两年前,也就是北线方案出炉之前。
  
      虽然当时县里还没有能力拿出这样大一笔资金来修桥,但是方案也是在县委常委会和县府办公会上正式获得了通过的,这也就意味着只要没有大的意外,花林县城连接桂溪河两岸的大桥就基本上敲定从城北横跨而过了。
  
      北线方案两端地块都纷纷被人拿下,而且看国土局送来的资料显示尤以一家叫宏林公司与曼瑞房地产开发公司拿下土地最多。
  
      国土局长向远山是一个快五十岁的干瘦男子,总是一副有气无力的烟瘪瘪模样,就像是从来睡觉没有睡醒的样子,牙齿稀黄,右手拇指、食指和中指都呈现出一种烟熏黄,一看就知道是一个老烟锅。
  
      合上资料,赵国栋丢给向远山一支中华,向远山接过,熟练的点燃,吸了一口,即便是在县长面前,向远山也显得很沉静,和其他县局行的一把手们比起来,向远山要悠然自得许多。
  
      “老向,现在咱们县里土地出让主要采取什么方式?价格如何?”赵国栋也知道这个家伙是个老狐狸,虽然是从邹治长时代爬起来的,但是在罗大海担任县委书记之后一样没有动他,足以证明这个家伙的“深厚功力”。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