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弄潮 > 第五卷 舞台亦平台 第八十七节 风不止

第五卷 舞台亦平台 第八十七节 风不止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也不能怨赵国栋不够敏感,实际上整个花林县里除了个别别有用心者和一些心照不宣的干部,绝大部分人都从来没有考虑过即将到来的人代会选举会有什么问题。
  
      和所有干部一样,赵国栋丝毫没有想到其他,他现在只是一门心思的琢磨着怎样把河口区那边的山区资源给发掘出来。
  
      现在花蓬公路河口段的工程也已经进入了施工阶段,或许是因为前期运作落后了,现在蓬山那边的进度甚至更快,大有要抢在花蓬公路花林县境内路段竣工之前完成建设的架势。
  
      花蓬公路一旦建成通车,那么河口的区位优势就很明显了,南可以直达宾州,甚至借助正在建设的安桂高速直入广西进入出海通道,北可以过花林县城进915国道干线,到宁陵或者入湖南那也是任君选择,这样优越的条件足以让藏在河口山区中各种土特产源源不断的外运,不抓住这个契机实在太可惜了。
  
      “桂书记,这样做是不是太冒险了?”游明富有些踌躇的道,“我总觉得方书记这番举动极有深意,我已经不是第一次听到有人说方书记在下边说赵县长是咱们花林县的贵人了,这是不是有些不对味儿啊。”
  
      “我也有些担心,但是王书记和河口那边的老米他们都有联络,这些事情他们都是心照不宣,表面上谁也没干啥,谁也说不出个啥,真到关键时候,一个暗示就足够了。赵县长是蒙在鼓里,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就算是上边来调查,那也一样,现在民主选举一说也不能完全说是形式,真正要做到那一步,市里边也说不上个啥。”桂全友似乎在给自己打气,但眉宇间仍然有些担心。
  
      “桂书记,没那么简单,刚才方书记那番话我就觉得很刺耳,他说赵县长在市里边和省里边都有很深的背景,这我相信,赵县长上边肯定有些关系,但是有关系并不意味着你就可以随意破坏规则,人代会选举实现组织意图这是历来的规则,绝不容破坏,就算是你利用公开规则破坏了潜规则,那你也绝没有好下场,你上边有关系也只能说让你敲打挨得轻一些而已。这种公开破坏组织原则和意图的行为绝不允许纵容,否则国将不国!”
  
      游明富和桂全友关系不错,都是教师出身,只不过一个是在乡镇上厮混,一个是在政府办打秋风,现在走在一起,共同语言也不少。
  
      “国将不国?”桂全友笑了起来,“老游,你说得太夸张了!民主体制一样是通过法律来保障的,就算是本身也不能违反法律,通过组织好选举来实现组织意图这是一贯做法,但是并不代表结果就一定要按照组织预定的路线实现,顶多也就是说下边选举组织得不够圆满,没有实现上级组织意图罢了,赵县长一样也是党员,是党更优秀的干部嘛。”
  
      “老桂,哪有你说的那么简单?”游明富连连摇头,“选举组织得不圆满,没有实现组织意图,这是个啥概念?!县委是要承担政治责任的!弄不好罗书记下课,赵县长也一样要受牵连,这还是在他没有知晓的情况下,一旦他真的牵扯进来,被人赖上,挨个处分弄到哪个边上冷冻几年那也很正常。”
  
      桂全友默默点点头,他认同游明富的看法。
  
      实际上当初王二凯透露这个意图时他就有些担心,但是正如游明富所说的那样,王二凯也有些迷信赵国栋上边有人,而有些轻视这种行为可能带来的巨大反响,认为上边可能会顺势承认这个选举结果,但是桂全友却不那么认为,而游明富的提醒也让桂全友更担心。
  
      “老游,你说的有些道理,但那你所说的是操纵选举,而这一次不是!我们不说方持国有啥意图,这种赵县长并不清楚下的自发行为不能视为操纵选举,更不是贿选,赵县长是用他的工作实绩和能力赢得代表们的信任的,......”
  
      “老桂,你说这话或许是肺腑之言,但是上边会相信么?很显然,他们不会相信,或者说就算是他们相信,也不会容忍这种事情的发生,杀一儆百应该是唯一做法。”游明富摇摇头,“这种事情上,我们不能太天真了。”
  
      “老游,这件事情我们又能如何?老王、老米还有浦渡老袁那边分明都有这层意思,只不过大家都没有点破,方持国的话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什么本土干部不受欢迎,什么贵人,我看这中间无外乎就是替他自己在贴金,我甚至怀疑他是不是就在指望着赵县长这一次卷进这场风波,无论结果怎么样,我看得利的都只能是他,你觉得呢?”桂全友若有所思的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