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弄潮 > 第五卷 舞台亦平台 第六十二节 风向

第五卷 舞台亦平台 第六十二节 风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现在我也不多说了,这笔搬迁款马上想办法补上三户人搬迁住宿。既然这三户人都有特殊原因,而且经济状况较差,镇里边也应该从民政上给予考虑,镇上出面帮忙协调及时住下。至于房屋修建事宜,我建议镇里边可以拿一个规划出来,根据景区开公司的规划,将这批人的住房统一规划到景区指定地点,这样景区一旦展起来,他们就可以依托景区游客作些小声意谋生,另外也可以避免分散规划带来的土地资源浪费。”
  
      赵国栋想了一想之后又道:“老王,崔镇长,各乡镇财政拮据大家都知道,我也不好给你们开口子,县里日后在这个景区开公司占有的股份也也适当给予镇上一定考虑,估计两三年后你们马镇就应该要越县里其他乡镇成为第一富裕乡镇了。现在困难坚持一下,过一两年紧日子,我和廖县长通通气,再给老饶打个电话说说,你们在财政局那边去暂借一笔,先解燃眉之急。这件事情你们党委政府要写一份深刻检讨交到我这里来,我要以观后效,若是日后再有此类事情生,那就老帐新帐一起算!”
  
      王二凯和崔天琴都是喜出望外,没想到这赵县长骂起人来冷嘲热讽,毫不留情,但是事情到了最后,该帮的忙的还是得帮,王二凯就不说了,但是崔天琴却是大感意外。
  
      “嘿嘿,那我和崔镇长就代咱们全镇几十个民办教师谢谢赵县长了。”王二凯抱拳一礼,一副跑江湖拜码头的架势,乐呵呵的道:“赵县长,你说这旅游景区开公司日后效益真的很可观?我听说县里边对是否入股旅游开公司还是直接收取一大笔资源使用费争吵得很厉害,我倒是担心这么多钱投入到这景区建设中,若是建设好了,没有人来玩来看怎么办?”
  
      赵国栋也知道这件事情,在关于入股还是一次性收取资源使用费,亦或是采取赵国栋的折中建议问题上县里的确争论很厉害。
  
      邹治长认为旅游开是新生事物,风险很大,县政府入股万一效益不佳甚至亏损,县政府不但一分钱落不到反而要背一个大包袱,一次性了断,风险有旅游开公司自负,县里边作为一级政府只负责协调关系和收税,这样进退自如,这个观点在县里也赢得了不少人赞同,但是县委副书记方持国坚决反对。
  
      方持国认为县里应该积极入股旅游开公司,但不一定要参予经营,如果实在由于财政困难原因,可以接受赵国栋的观点,即以少部分股权换取部分现金,这样一来也可以解决县财政困难的难处,二来也可以为日后花林县财政留下一个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收入来源。
  
      倒是罗大海一直没有明确表态,但是言语间流露出来的意图大概也是倾向于支持方持国的意见。
  
      赵国栋并没有参予双方争论中去,其实大家也都清楚邹治长在临走之际希望获取一大笔现金收入,也可以兑现历年来县里在许多方面的欠账,比如欠干部们的这种津贴补贴,比如花林中学新教学大楼的建筑欠款。
  
      宁陵第二建筑公司已经两度将花林县政府告上了法庭,要求花林县政府支付修建教学大楼的欠款,法院虽然主张庭外和解,但是花林县政府拿不出钱来,法院也只有屡屡催促县里,否则就要依法宣判,这让县里也很头疼。
  
      这也是邹治长在担任县委书记其间最重要的一项民心政绩工程,但是的确给县财政留下了一个相当大的窟窿,每年为了筹集这笔贷款本息和还款都是费尽心思,而现在面临这样一个机遇邹治长自然不愿意把这笔债拖到自己到宁陵之后还纠缠着自己。
  
      “老王。你没有出去看过。又不是专业人士。自然不清楚旅游市场目前地展状况。我去过九寨沟。也去过张家界。至于说像黄山、庐山这些地方就不说了。每年游客如织。光是门票收入都是一笔相当可观地收入。”
  
      “远地不说。像流花谷。条件根本无法与我们这边相比。但是在星汉公司经营下。现在进入了稳定收益期。每年地门票、酒店以及各种特许经营权费用地收入高达千万万。而现在他们地维护费用不过区区百万。而他们在流花谷投入不过两三千万。除开通货膨胀因素。五年他们就可以收回全部投资。以后就是纯利润。根据他们和安昌县政府签订地协议。他们地景区资源使用权限是二十年。也就是说除开建设那两年。他们还有十三年属于尽赚。而当初安昌县政府采取是一次性买断使用权。但是现在后悔莫及。想要反悔。却又有公证后地合同。只有打落牙齿往肚里吞啊。”
  
      赵国栋也有些感慨。这就是一个眼光和眼界问题。连你自己当地政府都对这个景区不抱信心。那自然也就没有啥好说地。赵国栋对于麒麟观——囫囵山风景区开相当看好。所以力主入股。如果不是花林财政困难。他甚至支持花林政府也出资获得更多地股份。日后一旦公司运作上市。其回报绝对丰厚无比。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