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弄潮 > 第五卷 舞台亦平台 第六节 掰腕子

第五卷 舞台亦平台 第六节 掰腕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穆刚的到来让三人的谈话也进入了实质性的阶段,最初地委在就挂职干部到宁陵来究竟安排什么职务更妥当有争议,县长助理还是副县长这个身份也是争议不下,不过在蒋蕴华明确要按照正常程序来任用干部之后,观点逐渐统一到了统一任命为副县长这条路上,至于三人究竟去哪几个县,祁予鸿的意见则是拿到会议上来讨论。
  
      蒋蕴华对于祁予鸿的这种做法很不以为然,党管干部这是一直以来确定的组织原则,自己把穆刚拉上就是想要在这个碰头会上把事情落实下来,但是祁予鸿显然还有些担心在这个问题上与麦家辉发生直接冲突,所以选择了在地委委员会议上来讨论。
  
      这在蒋蕴华看来就是一种太软弱的表现,但是对方是书记,是一把手,对方这样提出来,自己也只有遵从。
  
      送走了蒋蕴华和穆刚,祁予鸿回到办公桌前,点燃一支烟,默默的吸了起来。
  
      他对蒋蕴华这一次的表现有些疑惑。
  
      蒋蕴华和麦家辉并不合拍他很清楚,两人心结应该是从麦家辉挤下蒋蕴华担任专员时就结下了。不过蒋蕴华城府很深,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受了挫折变得保守起来的缘故,即便是在人事问题上也相当慎重,而对于行署那边的工作也基本上保持了配合的姿态,这也才使得麦家辉觉得有着可以叫板自己的实力。
  
      祁予鸿在来宁陵之前就隐约知道宁陵行署专员麦家辉作风相当强势霸道,上一任书记就是被这个麦家辉挤压得有些站不住脚才调离的,省委组织部的朋友也告诉他在宁陵唯一能与麦家辉叫板的也就只有蒋蕴华,但是蒋蕴华这个人太过低调,不太好接触。
  
      来了半年了,给祁予鸿的感觉这一亩三分地和永梁那边一样不好弄,要想驾驭好这片土地,还得好好下一番工夫。
  
      不过祁予鸿从来不认为自己会像上一任地委书记那样被灰溜溜的挤走,麦家辉再是强势霸道,但是他不是地委书记,自己才是货真价实的一把手,这块土地的最终决定权只能属于自己,只是在策略手段上还需要好生琢磨。
  
      蒋蕴华是不是其中一颗可资利用的棋子呢?
  
      地委这次专题会议内容并不算多,一是研究宁陵地区撤地建市有关事宜,而是一些人事任免事项。
  
      地委副书记、行署专员麦家辉就撤地建市工作进展情况作了介绍,而地委副书记、纪委书记李重山则就花林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田玉和的严重违纪情况进行了通报,并提出了处理意见。
  
      对于地委处理意见地委委员中很快就出现了分歧。
  
      “我不赞同纪委的处理意见。田玉和虽然有不当行为,但是很多材料反应出来也只是一面之辞,至于说那个私生子一说,那也只是那个女人所言,如果说街上随便哪个女人都说我们在座哪一位和她有关系,然后还生了一个儿子,那纪委也随便可以把我们撤职处分,这岂不成了笑谈?”
  
      李重山的话音刚落,麦家辉就旗帜鲜明的表明了态度。
  
      “麦专员,田玉和主动交待了他和县委招待所临时工何春梅之间的不当关系,前期也承认了这个孩子是他的,只是不知道什么原因后面就突然反口,只承认他和何春华之间有过不当男女关系,而不承认那个孩子是他的。”李重山解释道:“经过纪委调查,我们认为这个孩子应该是田玉和的,因为根据调查,这两三年间中,何春梅只和田玉和有往来,她身畔也没有其他男性出现过。”
  
      “就凭这一点?老李,这不是证据,而是推理。”麦家辉毫不客气的道:“现在是法治社会,纪委办案一样要讲证据。”
  
      “其实这很简单,现在好像不是可以搞什么亲子鉴定么?这个问题应该不难解决才对。”地委委员、政法委书记严立民插话道。
  
      麦家辉狠狠盯了严立民一眼,但是严立民却毫无表情。
  
      “这个何春梅和那个孩子已经找不到了,不在花林境内了,也不知去了哪儿,怎么作亲子鉴定?”李重山苦恼的道:“前期也没有想那么多,只想到田玉和既然与何春梅都承认了,那就没问题了,谁知道现在田玉和反口,而何春梅和那孩子又找不到了。”
  
      “那田玉和如果不承认他和那个姑娘之间的不当关系,那我们纪委岂不是在冤枉人家田玉和?”蒋蕴华冷冷的插言道。
  
      “那倒不至于,田玉和的材料我们问了几遍,而且他和何春梅之间第一次发生关系在什么地方,以及田玉和替何春梅租房情况以及他经常在那租房内留宿的情况我们都作了调查,能够映证他的确和何春梅之间存在不正当男女关系。”李重山摇了摇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