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弄潮 > 第四卷 华丽的低调 第四十四节 较量

第四卷 华丽的低调 第四十四节 较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电话那边沉吟了一阵之后才传来柳道源的声音:“也不是一点弹性都没有,原则上要求如此,也并不代表就没有特例,这就要看你们交通厅党组的意见了。按理说像这种选拔选拔干部下派锻炼,一般说来组织部那边会要求有差额名额以供备选,如果你能够让你们厅党组在研究决议时添上你的名字报到组织部,也许还可可以运作一下。”
  
      赵国栋心中一紧,厅党组多半就在这两天研究这件事情,而蔡正阳不在,谁来帮自己说话,厅党组研究怎么可能通过?
  
      电话那边的柳道源似乎也觉察到了赵国栋眼下的尴尬局面,提醒道:“国栋,难道说你在厅里就没有关系密切的人?难道说就没有一个可以帮你说话的人?或者说正阳信得过的人?就算是正阳不在,他也应该清楚这层关系,只要清楚这层关系,你就可以运用起来。”
  
      赵国栋无言苦笑,厅党组里当然有蔡正阳的心腹,付天就是,只是恰恰这个心结可以使得付天光明正大的否决这一切有关自己的努力,而且就算是蔡正阳回来也可以有个交待,毕竟这是厅党组会上过了的,而自己也的确不符合一般标准。
  
      “谢谢柳哥了,我明白了。”赵国栋一咬牙,挂了电话后就拨了张忠顺的电话。
  
      张忠顺是从省建设厅调过来新任的副厅长,他调过来时间虽然不长,甚至比蔡正阳还晚一些,但是却对省直机关这些风风雨雨了解不少,赵国栋在高速办时就陪着张忠顺一同考察过安桂高速和宾州港,尤其是在陪同和黄旗下人员考察乌江航段时和张忠顺在一起呆了几天,关系还处得不错,年关时赵国栋也按例走动了一番。
  
      张忠顺坐在会议室靠边的椅中瞅了一眼正在作介绍的人事教育处处长侯雪峰,今天这个党组会让侯雪峰列席参加主要原因就是要在厅机关推选出两到三名后备干部人选报送组织部,以备下一步省委组织部筛选出下派锻炼人选。
  
      这个议题是前几天才通知的,前期考察也是人事教育处在进行,看样子符合条件的人并不多,年龄文凭的限制以及要求担任实职正科一年以上这些条件就卡死了很多人。
  
      包里电话响起来是张忠顺正好想上厕所,索性就拿起电话一边接听一边往外走。
  
      听到是赵国栋的声音张忠顺就知道恐怕有啥事。
  
      张忠顺并不分管综合规划处,虽然在宾州一行赵国栋和他处得不错,而且年边上赵国栋也是专门登门拜年,但是他知道赵国栋和蔡正阳交好,而且到了综合规划处也变得相当低调,平常没有事儿是不会给自己打电话的。
  
      耐心的听完赵国栋的话语,张忠顺微微皱起眉头,赵国栋直接提出这个想法固然是他对自己的一种信任,但是这明显不符合条件却要让自己提出来,这肯定会在会上引起争议,尤其是现在是沈自然在主持工作,现在会议也是沈自然主持,自己冒然发话恐怕有些势单力孤。
  
      “国栋,蔡厅长不在,是老沈在主持会议,因为任职年限是个硬杠子,只怕我提出来也不大管用,而且组织部那边也不会同意啊。”
  
      赵国栋也知道这有些强人所难,但是事到如今他也没有退路,这是一个机会,不能放弃,就算是说自己钻营也好,跑官要官也好,自己也得搏一把。蔡正阳联系不上,这些人没有蔡正阳的发话恐怕都不会轻易出头,毕竟这不符合文件上的要求。自己也就只只有拉起虎皮当大旗了,人五人六的狐假虎威一番了。
  
      “张厅,我上午和蔡厅长联系上了,但是蔡厅长他们可能在考察途中,只来得及说了短短几句话,他让我一起找你。”赵国栋语气显得异常诚挚:“组织部那份文件我也看过,对于任职正科年限问题只是说原则上要求一年以上,并没有硬性规定必须一年,这一点上还请张厅帮忙说和说和,只要能报到组织部那边,一切就好办,所以务必请张厅帮帮忙。”
  
      张忠顺听得赵国栋和蔡正阳联系上了心头一松,但是又说蔡正阳让赵国栋找自己,他就有些狐疑,但想一想蔡正阳现在正在西欧跟着省里领导考察,只怕活动实在也不太方便,估计根本就没有说到这件事情上来,只是今天下午会议就要拿出一个结果来,还真有些棘手。
  
      “嗯,我知道了,我可以提一提,但是恐怕你得让付天也来帮忙说说,否则老沈那里肯定通不过。”付天是蔡正阳心腹,而赵国栋和蔡正阳关系也不一般,张忠顺这样考虑也正常。
  
      “好,谢谢张厅了,我会联系的,只要张厅你先开口就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