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弄潮 > 第四卷 华丽的低调 第三十节 韬光养晦

第四卷 华丽的低调 第三十节 韬光养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赵国栋选择综合规划处的原因很简单。
  
      一是单纯,纯粹的业务工作并不需要自己特别精通,毕竟综合规划处里一大帮子科员们都是内行,自己需要的是融入;二是秦绪斌这个人要求虽严,嘴巴也很烈,但是人品不错;三是可以避开那些热点处室,减少厅里有心人的关注度,自己在高速办这几个月都已经相当招摇了,虽然有蔡正阳的看顾,但是再继续下去就难免有人会使绊子了,尤其是在已经和付天有了这么一个心结的情况下。
  
      何况综合规划处是交通厅的业务核心处室,就算自己是个外行,耳濡目染下,也多少能对全省交通情况有个了解,赵国栋不奢求能作出多少实质性的贡献,若是能够凭藉自己后世记忆对交通发展大势的了解提出一些建设性的意见,也算是聊以自慰吧。
  
      天气渐渐凉了下来,但是交通厅里的热度似乎却丝毫未减。
  
      和黄旗下的长江建设正式与安原省人民政府、广西壮族自治区人民政府关于独资建设、管理安桂高速公路的合作备忘录与11月28日正式在安都市假日花园酒店签署,而一个星期后,香港新世界集团、新加坡全福投资公司与安原省人民政府和四川省人民政府合资建设安渝高速公路的协议正式在同一地址签署。
  
      短短一个星期之内,对于安原省经济发展命运攸关的两大高速公路建设事宜次第落定,这在整个国内中西部地区都激起了极大反应。
  
      《人民日报》以《中西部地区高速公路建设掀开新的一页》为题重点介绍了安桂、安渝高速公路引资情况,以交通部门以前所未有的效率和地方政府无比的热情和坚决的信心来促成两条高速公路计划的顺利实施。
  
      12月10日,安原省高速公路开发建设有限公司正式挂牌成立,蔡正阳任董事长,许中方任总经理,同日高速办也完成了它短暂而重要的历史使命宣布撤销,赵国栋调任厅综合规划处办公室任主任,涂强任高开司基建科科长。
  
      谁也没有料到主持工作的高速办副主任赵国栋会到综合规划处去当办公室主任,而另外一名副主任涂强却留在了高开司担任实权颇大的基建科科长。
  
      庆祝酒会上的赵国栋显得有些孤单,除了综合规划处的几名同僚之外,几乎再也没有人注意到赵国栋,中心的一座是以副省长秦浩然和厅长蔡正阳为首的一帮厅领导以及高开司老总许中方,其余各处室的一把手们都各自按照各自的圈子围成了几座。
  
      “小赵,你咋就没能留到高开司呢?瞧涂强那小子那股风光劲儿,我看连许中方都比不上他啊。”坐在赵国栋一旁的水运规划科科长葛存厚,一个老水运港务专家,年过四十才算是奔到这个位置,对于厅里风风雨雨也是见惯不惊了。
  
      “老葛,咋,羡慕眼红了?老涂可是抱上了粗腿,瞧他那副殷勤劲儿,对亲爹都没对许中方那么热情,你若是做得出来,保不准许中方也能把你弄到高开司也风光一回。”答话的是公路建设规划科的科长。
  
      “得了,我没那本事,一辈子都在水里边旋磨,高速公路对于我可是一个新名词,好倒是好,就是投资实在太大了一点,若是能够扣出点零头来,省里几条主要航道疏浚整治都用不完。”
  
      葛存厚也是满腹牢骚,他负责全省水运方面建设规划编制,年年编制水运规划,年年无法完成,年年都只有修改规划,厅里在水运上的投入少得可怜,每个地市都只有扳饼子一般,一人一小块,要想弄个像样的工程,其他地市就别想了。
  
      “老葛,你就别在那里怨气冲天了,现在建设高速公路都是发展趋势,现代物流运输不都讲求速度和效率么?水运速度多慢,人家高速公路多快,能比么?”
  
      和老葛斗嘴的公路规划科科长老余也是综合规划处的老人了,两个人年龄相仿资历相仿,都在这综合规划处呆了十来年,也不敢奢求到什么高开司基建处这些油水单位去,但是肚子牢骚却是难免。
  
      “那高速公路建好之后都要收费,运费成本多高?能和水运相比?一条水道辐射两岸,直通大海,一条千吨小货轮就得当你几十台重型货车的载货量,光看速度效率,就不考虑运顺成本?大宗货物若是都用公路运输,那还不得豆腐熬成肉价钱。”老葛不屑一顾的拈起一筷子野生菌塞进嘴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