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弄潮 > 第四卷 华丽的低调 第十节 野地困扰

第四卷 华丽的低调 第十节 野地困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赵国栋的话让瞿韵白美眸连闪,脸上深思之色更浓,“你打算怎么做?”
  
      “先做好规划,然后进行宣传,想办法修缮一下从岭东乡镇府门口到这一段的路,要想一步到位修好不现实,但是我觉得可以适当拓宽,然后在险峻地段增加安全设施,这样至少可以让步行的旅游者安全无虞。”
  
      “另外利用乡里的力量看看能不能现在这一带选择一处合适地方建设一家类似于青年旅社的旅店提供给旅游者,再鼓励当地农家开办这样的小型旅社,培养一个旅游氛围,这样逐渐打开青瓦湖的名声。”
  
      “国栋,你觉得这样做能行么?”瞿韵白沉默了一阵之后才启口问道。
  
      “难度很大,但是如果不作,又觉得难以释怀。”赵国栋也想到了其间的难处。
  
      “我觉得你的想法现在还不可行。”瞿韵白摇摇头,“打造一个旅游景区是一个综合性的规划,仅靠岭东乡根本作不下来,即便是县里也无法胜任,旅游局才成立,底子怎样你我都清楚,顶多也就是搞一些噱头性的策划宣传,要想真正做一件实实在在的事情,我看县里领导既没有那个思路也没有那个兴趣。”
  
      “不说其他,单是这条路按你说的那样至少需要几十万来整修,谁来出这笔钱?岭东还是县里?我知道你点子多,或许你会想引来投资者开发旅游资源,用他们的资金来整修这条路,但是以目前县里和岭东的态度投资者会放心把钱投到这里来?”
  
      “何况国栋你不过是一个乡党委副书记,这件事情真的如你所愿有些眉目了,只怕你就会靠边站,以何志昌和崔明康这种人的思路来行事,你觉得他们可能赢得投资者的信任么?还有青瓦湖风景如此秀美,要想打造这样一个风景区必须要秉承环抱和长久发展的观念,如果稍有不慎引来的投资者采取破坏性的经营理念,那这个风景区就毁在我们手中了,而以目前我们的力量能够阻止那些人短视的想法么?”
  
      瞿韵白一连串的反诘让赵国栋黯然无语,他当然也考虑过一些这方面的问题,但是却远没有像对方想得这样深远透彻。
  
      做事要先做人,这句话含义相当丰富,除了从正理上来理解,那就是要做大事首先要有良好的品性,但是从另一个角度来说,要想作大事,也就要有必要的条件准备,那就是你必须要占据一个能够主宰全局的位置和高度,否则事情也许就会向与你相反的方向发展,与其那样,你还不如老老实实做人,积蓄力量,等占到合适的位置时再来做事。
  
      见赵国栋原本振奋的神情变得有些黯淡,瞿韵白心中一抹心思也是辗转缠绵。
  
      “多好的一片水域,如果能够有人愿意投资在这里开发出来,我想这绝对是一处令人神往的所在。”赵国栋收拾起感慨情怀,负手走上草坡,秋日投洒下来,湖中金光点点,湖中渔户苍黑色的小船在远处时隐时现,好一副秋日美景。
  
      瞿韵白也跟着赵国栋走上去,静静伫立在林间草坡上,周围的苏铁蕨、花榈木偶有发现,大片的杉树林和其他常绿阔叶树混杂其间,鸟鸣声处处,的确让人留连忘返。
  
      只是这交通实在太不便了,从岭东走过来,旅游局办公室和乡政府办公室两个家伙早已经打了退堂鼓,半道上就喊吃不消回去了,只剩下瞿韵白和赵国栋两个兴致盎然的游者一鼓作气走了三个小时走到这儿。
  
      走到这儿瞿韵白也觉得真有些累了,选择了一处地势稍稍平缓处一屁股坐了下来。
  
      赵国栋远瞩半晌才收回目光,却见瞿韵白早已经坐在地上,将鞋袜脱了,揉弄着小腿。
  
      “瞿姐有点不习惯?”
  
      “嗯,人老了,就有些受不了啦。”瞿韵白感受到赵国栋目光落在自己小腿和赤足上,想要收起来又觉得有些大惊小怪。
  
      “老了?瞿姐也敢称老?比我大几岁就叫老,那组织部考察我时还嫌我太年轻了?”赵国栋也挨着瞿韵白坐了下来。
  
      瞿韵白感觉到一丝不安,赵国栋靠得太近了,两人宛如一对情侣般并排而坐望着湖面,阳光斜洒下来,林间扶疏叶影投下来,落在两人背上,说不出幽静。
  
      “瞿姐旅游局那边还行吧?”赵国栋无话找话。
  
      “还行,前段时间筹建忙些,现在牌子一挂就清闲下来了,县里今年都没有拿出一个像样的规划来,我们把旅游局的设想报上去也没有声音,找分管领导汇报工作,领导也说今年就凑和着过,暂时没有什么想法,等明年再说。”瞿韵白脸上浮起一丝自嘲的笑容,“今年如此,明年又能干什么?”
  
      “旅游是朝阳产业,要不了几年就会兴盛起来。”赵国栋这倒是实话,只是现在恐怕没有几个人能够看得到那么远。
  
      “我知道,但是现在领导意识中都还没有这一块,我现在的主要工作就是要让领导意识到这项工作的前景,我们江口是有发展旅游产业的条件的。”瞿韵白幽幽的道:“但这却需要时间,难道我就只能这样坐等?”
  
      赵国栋回想起二人年初一起奋力招商引资时的充实紧张,虽然压力巨大,但是却活得有滋有味,整个开发区管委会班子也都能齐心协力,搞定一家又一家投资商,眼见得一家家企业在开发区里建立起来,那份成功和自豪感足以让人忘却一切辛苦和劳累。
  
      而现在,悠闲是悠闲下来了,但是这样的日子却不是自己想要的。
  
      心境相似的两人似乎一下子找到了切入点,目光交汇,脸上的淡淡笑容,情意溶溶,一切都在不言中。
  
      “瞿姐也累了,我来替瞿姐按摩解乏吧。”
  
      看着眼前这双纤巧白皙的天足,赵国栋很难想象身材丰腴的瞿韵白一双俏足却是这般精致秀美,淡青色的筋脉若隐若现,饱满的指肚和圆润的指尖充满了灵秀韵感,赵国栋突然萌发了一种想要将这双足搂在怀中摩挲抚弄的冲动。
  
      瞿韵白万万没有想到赵国栋说作就作,一探手就将自己双足揽了起来,放在他双腿上,惊得她禁不住双手撑地,尖叫一声,“不要!”
  
      “为瞿姐效劳也是我的荣幸。”
  
      赵国栋富有节奏的指压按摩让瞿韵白足底脚踝处都是一阵酸麻,先前的羞怯感渐去,取而代之的是阵阵酥麻感,赵国栋一上手宛如有无限魔力,在自己足底指肚间有力的揉弄,阵阵热力传递过来,直透入自己心魄间,就像是一匹羽毛在心灵琴弦上拨弄刮擦,让瞿韵白禁不住有一种想要呻吟的冲动。
  
      她想要挣扎,但是却发现自己身体瘫软无力,那种痒酥酥的感觉越来越浓烈,几乎要渗入自己骨髓,让瞿韵白全身绷紧只能用深呼吸来压制。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