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弄潮 > 第三卷 开发区风云 第八十三节 权力经营

第三卷 开发区风云 第八十三节 权力经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并不出赵国栋预料,两天后省人大常委会就以相当高的效率通过了关于任命蔡正阳为安原省交通厅厅长的决定,而安都市人大也接受了关于蔡正阳辞去安都市人民政府副市长职务的辞呈,与此同时,**安原省委组织部也作出了任命蔡正阳为安原省交通厅党组书记以及免去蔡正阳安都市市委常委的决定。
  
      从安都市委常委、副市长一职换位为安原省交通厅党组书记、厅长,一时间看起来还很难说究竟算是个什么性质的调动,准确的评价应该是平调。
  
      但是蔡正阳受命于危难之际,难免也就给许多人以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很多人都意识到至少说这个从华阳县委书记起来的强人表现出来的能力已经得到了省上主要领导的认可。
  
      在蔡正阳任省交通厅厅长一职之后,空缺出来的常委和副市长立即引发了无数人的关切。
  
      赵国栋自然没有那么多心思去关切那些,蔡正阳已经离开安都市了,准确的说他在安都市的影响力一下子就消减了许多,自己原本一直可以倚为奥援的他突然离去,赵国栋立即就发现了自己在开发区管委会的位置也变得岌岌可危了。
  
      赵国栋敏锐的意识到自己在江口县的根基显得那样脆弱,升任管委会副主任那是因为柳道源出面通过其他渠道做通了卢卫红的工作,而卢卫红对于自己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欣赏,茅道临看似十分关照自己,但那是建立在蔡正阳稳坐安都市委常委副市长的位置上,一旦这个先决条件不存在了,自己对于这些领导来说,大概也就是有点能力的年轻人罢了。
  
      而这个时代,最不缺的大概也就是所谓有点能力的人了,赵国栋这个时候才发现自己不知不觉间犯下了一个多么大的错误,无论是和茅道临还是梁建弘这些能够决定自己在管委会面命运的人物,自己都没有和他们建立起真正有实际意义的某种关系。这种关系可以意会不可言传,但是在关键时候往往却能发挥意想不到的作用,这一点自己恰恰忽视了。
  
      对于还奢望能够晋位主任赵国栋已经不抱太大希望,至少瞿韵白已经若隐若现的暗示自己,她兼这个管委会主任时间不会太久,如果自己真的想要上位主任一职,那就应该立即拿出行动来,这不是指工作方面的,在工作上赵国栋已经做得足够好了,而是指其他方面。
  
      瞿韵白相信赵国栋有这个能力,尤其是在经过了那一夜之后,她内心深处对于赵国栋也是越来越好奇,大智若愚这个形容词似乎不应该用在赵国栋身上,赵国栋更像是一个隐藏在黑暗中的杀手,当忍无可忍之时,那就无须再忍,该干啥就干啥。
  
      赵国栋才是有苦自己知。
  
      蔡正阳现在刚接手交通厅一大摊子破事儿,厅领导班子都尚未配齐,原来交通厅下几个处和直属机构中也因为不少中层干部卷入了那场窝案中而被拿下,不少都是副职暂时主持工作,等待厅里新领导班子上任后重新进行调整,一大堆事儿让蔡正阳焦头烂额。
  
      赵国栋也不好意思去打扰蔡正阳,很多事情还是得靠自己。只是现在自己还有必要去经营发展这一切么?
  
      经营这个词儿从赵国栋脑子里蹦出来时都显得那么陌生而猥琐,但是他得承认这个词语的内涵外延之丰富实在难以言喻,不是一两句话能够表述清楚的,官场上的人脉关系配合着你自己的权力基础,如何寻求发展,如何腾挪跌宕,那就是一个词儿,经营!
  
      赵国栋仰靠在背后厚实的老板椅上默默思索着,他需要梳理一下自身的关系。
  
      首先和自己关系相对紧密又处于权力上层的,省上有蔡正阳,市里有刘兆国,柳道源和熊正林虽然和自己关系也不错,但是他们已经远离安都,暂时无法发挥作用了。
  
      蔡正阳调到省交通厅,在安都市影响力大减,但是相信以他在安都市经营这么久,应该还有相当人脉关系,何况省交通厅也属于炙手可热的实力部门,对于地方上也有一定影响力,而宁法和蔡正阳私交不错,这也会潜意识的提升蔡正阳在安都的影响力。
  
      只是现在蔡正阳刚接受交通厅一档子事儿,恐怕没有太多精力来帮自己,但是打打电话,帮忙协调一下应该还是没有啥问题,这就要看对方结束度有多高了。
  
      刘兆国在公安行道上的影响力无庸置疑,但是公安行道相对独立而特殊,自己如果留在公安行道中,自然前程似锦,但公安这一行道之外刘兆国影响力就相当单薄了,尤其是在郊县这一级政权中,你想要对公安事务以外的事情指手划脚显然不可能。
  
      如果刘兆国能进市委常委兼政法委书记那自然就大不一样,只是这没有如果。
  
      要说人脉关系柳道源无疑是最为宽泛的,在省委组织部进出多次,又当了三年省委组织部的常务副部长,无论是市还是县这一级中柳道源都应该具有相当影响力,但是一来柳道源已经调任宾州,二来柳道源对于自己没有接受他的邀请始终难以释怀,上一次请柳道源帮忙已经是迫于无奈之下了,现在再去请柳道源的路子就不太合适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