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弄潮 > 第三卷 开发区风云 第四十九节 圈里圈外

第三卷 开发区风云 第四十九节 圈里圈外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沮丧的情绪一直到第二天去朱星文家中时都还笼罩着。
  
      从正月初三开始赵国栋的日程就几乎是排满了的,初三朱星文待客,赵国栋自然要到,初四何凤祥已经和赵国栋约好一起到安都市区栾征远家中聚一聚,初五杨天培和古志常邀约着要坐一坐。
  
      初六初七则分别是刘兆国这一帮人轮流坐庄,柳道源和熊正林都已经回来了,这帮人都要一直忙到初六初七才能腾得出时间来,倒也不图什么,几家人在一起坐一坐,朋友之间的感情也需要多联络,否则只会越来越淡。
  
      朱星文的待客无疑是朱系人马到得最齐的一次,中午的午饭上局领导班子大全数到齐,除了局领导之外能够上桌子的大概也就是自认为有头有脸也在朱星文面前说得起话的一干人了。
  
      赵国栋敬陪末座,坐在他旁边的还有交警队长齐正、刑警队长张德才、行装科科长鲁曼以及城关所所长胡权。
  
      窦中凯和何凤祥虽然都参加了这次聚餐,但是很显然两人夹杂其中就多了几分其他味道出来,他们俩都在午饭后便以另有安排离开了,何凤祥的行动可以理解,但是窦中凯这样做就显得有些突兀了,赵国栋琢磨着这翻年之后局里边是不是又会迎来一波变化。
  
      下午间的娱乐项目无外乎打麻将和纸牌,朱星文、刘胜安、邱元丰以及马鹏自然围成了桌,而齐正、张德才、胡权加上赵国栋也就拼成一座麻将,鲁曼也就在一旁买码。
  
      赵国栋并不喜欢打麻将,但是入乡随俗。这种场合下撤台子无疑是一种不合群的行为。
  
      见朱局下桌子上厕所,赵国栋也不动声色下了桌子请刘胜安帮自己打一把,刘胜安麻将瘾不小,只是碍于朱星文相邀不得不去凑纸牌角子。
  
      见朱星文从厕所里出来,赵国栋早已经递上去一支中华,又替朱星文点燃。
  
      “朱局,听说翻年局里要提拔人?”赵国栋也给自己点燃一支。
  
      “怎么。你小子想回来?”朱星文瞪了赵国栋一眼。诧异地问道:“我怕卢书记和茅县长不会放人啊。”
  
      “嘿嘿。我纵然想也轮不到我头上啊。我这个年龄资历在开区挂个副主任都已经引起轩然大波了。真要回局里上了。还不得把老齐和老张他们给气死?县里肯定也通不过。我有自知之明。还是在这管委会里熬熬资历吧。”赵国栋在朱星文面前也就没有那么多顾忌。笑着道.
  
      “嗯。你知道就好。公安局不比其他单位。二十来岁当个乡长书记顶多有些人说说闲话而已。要在咱们局里当个副局长那就要翻天了。”朱星文也有些感慨地道。相当初自己不也是三十五六就当副局长。已经算得上是局里地年轻干部了。但副局长位置上一坐就是六七年。活生生把自己给熬成了宿年老将。现在要想上一步难上加难不说。而且年龄也逐年见长。再等一两年上不了。自己也就基本没戏了。
  
      公安局是个既将能力又论资历威望地地方。没有一星半点历练积累。上个所长副所长都会引不少争议。赵国栋若不是系列盗牛案受到市局表彰以及科班生这个硬牌子。要想上江庙所长也是休想。
  
      “所以咱也没指望。只是想问问是谁上。”赵国栋接上话。“听说是王贵仁?”
  
      “你听谁说地?”朱星文反问。
  
      “要不今年桥关所凭什么综合考评第一名?”赵国栋嘿嘿一笑,“我就不信江庙所比桥关所差哪儿了。”
  
      “你小子,走了还在替江庙所打抱不平。”朱星文不置可否。
  
      一般说来要提拔一个干部都得需要造造势,在开区派出所人选问题上王德和对朱星文意见很大,他不得不想办法缓和一下,局里差一个副局长,推一推王贵仁也算是缓和一下关系,至于能不能上还得要看王德和在县委县府那边的运作了。
  
      按理说应该没啥大问题,但是王德和的人缘关系也不太好,茅道临和包太平都和他不对路,一个是县长,一个是分管政法的县委副书记兼政法委书记,在政法部门的副职人选问题上,都是具有一定言权的。
  
      “再咋我也在那里干了大半年啊,这不是打击我们的工作积极性么?”赵国栋道,“当然局里要推王贵仁上,那我当然无话可说。”
  
      “哼,你小子就知道斤斤计较。”朱星文吸了一口烟,“看吧,现在还不明朗,王贵仁能不能上还得看王德和的本事,老齐也还盯着呢。”
  
      “呵呵,朱局,江庙所局里有没有合适人选,如果没有地话,我给朱局推荐老汪。”赵国栋一脸郑重其事,“老汪真不错,经验丰富没说的,更难得的是能文能武,作群众工作也是很有两把刷子,原来又在朱局地手下干过,搞案子也能上手,朱局也想江庙所有个可靠的人吧,交给你这个老部下也可以放
  
      “嗯,说到这儿吧。”朱星文也有些意动,汪涌泉算是个实诚人,在刑警队跟着自己干那几年都还行,不过后来出了刑警队到派出所和自己接触也就少了,“他要走了,谁来把开区这边给你撑着?茅县长年前都和我说了,开年之后你可能主要精力就要放在招商引资工作上,若是开区真被裁撤了,那这个开区派出所也就没有多大存在地必要了啊。”
  
      “朱局,曲军完全可以撑起来!在北郊所他就是分管案件的副所长,情况熟悉,啥都拿得起放得下,在开区这边也一样。有一股子坚韧不拔的劲儿,干工作任劳任怨,没说的。”赵国栋鼓动着他三寸不烂之舌,“另外我们所里那个袁振勇也很不错,武警部队回来地,业务上肯学肯钻,一年时间下来,案子交到预审上从来没被打过回票!”
  
      “你小子这么卖力的替你们开区派出所地人使劲儿,咋的?别的所就没有人才,就你们开区出人才?”朱星文似笑非笑的瞥了赵国栋一眼。“还是怕别人把你辛辛苦苦弄起来的底子给折腾光了?”
  
      “嘿嘿,我这一点小心思哪能瞒得过您,我不也是想图个轻松些么?这开区派出所弄得好也是替朱局你脸上增光添彩啊。”赵国栋一边陪着朱星文步入大厅。一边陪着笑脸。
  
      汪涌泉和曲军接到赵国栋的电话还以为出了什么事情,气喘吁吁的从各自家里赶到东宁宾馆楼下。四下打量了一下并没有现什么异样,这才满腹狐疑地上楼。
  
      一踏进东宁宾馆最大地豪华包间,汪涌泉和曲军这才觉察到这里边的一干人。
  
      “曲军,来来,你到这边来陪邱局、马政委还有鲁科长打几把,朱局要休息一下。”刘胜安一坐上麻将桌就不想下来。赵国栋也就只有勉为其难地去陪朱星文打扑克,不过朱星文昨夜里大概也是熬了夜,精神不大好,鲁曼也只有顶了上来。
  
      鲁曼这个女人不过三十来岁,长得是前凸后翘很有点女人味道,但是方脸马面地,模样地确不咋样。谣传她和栾征远关系不一般。但是朱星文上台,栾系人马纷纷落马。但惟独鲁曼依然稳坐行装科科长位置,甚至和朱星文关系更密切。这让局里很多人都百思不得其解。
  
      只有赵国栋隐隐知道其中内情,鲁曼地丈夫姓卢在县农行工作,好像是麓山那边的人,而县委卢书记也是姓卢,而且也是麓山人,这中间有没有什么亲缘关系就不得而知了,但是鲁曼能够劲风不倒,自然有其原因。
  
      汪涌泉有些紧张,赵国栋让向朱局汇报一下开区派出所的近期工作以及明年打算让他有些莫名其妙,这本该是他这个当所长的责任,但是既然赵国栋这般说,也自有其道理。年前赵国栋含含糊糊的几句话似乎又在他脑海中翻腾,莫非?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