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弄潮 > 第三卷 开发区风云 第四十八节 心太软

第三卷 开发区风云 第四十八节 心太软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94年的春节就这样无声无息的来到,虽然赵国栋邀请孔月到自己家中来看春节联欢晚会,但是面薄的孔月还是拒绝了赵国栋的热情邀请。
  
      临近春节,家家户户都在自己家里,除非明确了关系,否则没有人会莽撞的跑到别人家里呆着,而孔月现在还不想让自己和赵国栋之间的关系彻底暴露在厂里人面前,虽然包括两家人在内的很多厂里人都认可了两人的恋人关系。
  
      大年初一,赵国栋在开发区派出所渡过了一个异常清静的春节,除了朱星文陪着县委书记卢卫红和县长茅道临来看望了开发区派出所的值班干警之外,就再也没有其他事情,企业都已经关门闭户,大部分都要等到过了正月十五才会正式开工。
  
      赵国栋百无聊赖的坐在管委会办公室里,初一是派出所带班,初二就该轮到自己这个副主任在管委会里带班了,一个班三个人,一个领导或者中干加上两个工作人员,主要工作就是守守电话,要不就是接待一下来访群众,不过这大过年的,就算是有反应事情的老百姓,也不会选择这个时候来自寻晦气。
  
      一道人影在门外徘徊良久,直到值班工作人员觉得有些奇怪,走出门去才发现是一个漂亮女孩子。
  
      “你找谁?”
  
      “请问赵国栋在不在?”
  
      “你找赵主任?他在,赵主任,有人找!”
  
      赵国栋正闲得全身发痒,听得有人找,三步并作两步便跑了出来,“谁?晓瑾?”
  
      脚步一慢,赵国栋脸色也是一连几变,最后还是化为一脸平静,“是晓瑾,来,快进来。”
  
      不管以前发生了什么,毕竟还是相爱一场,酸涩之情充斥着赵国栋心间,虽然唐谨竭力想要保持着自然大方,但是相互间太熟悉的双方都同时觉察到了对方的心情激荡。
  
      唐谨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在赵国栋办公室里走了一圈。
  
      华丽精美的办公桌上一盆云竹,背后一排书柜中摆着一排大部头著作,一套沙发落落大方的摆在办公桌前面,明亮的大窗,雅致的窗帘,窗外宽敞的视野,无一不在向唐谨昭示着昔日的那个乡下小民警只用了一年时间就脱胎换骨了。
  
      唐谨不知道自己怎么会鬼使神差的搭上车来到江口,赵国栋的工作变迁并没有瞒过她多久,事实上在赵国栋安原大学那一晚之后,她很快就通过了警专的同学获知了赵国栋现在状况,酸甜苦麻辣,搅合在一起。
  
      “你现在看样子活得很滋润吧?”唐谨在房间里走了一圈之后才缓缓道。
  
      “小瑾,你今天来不是来说这些的吧?”赵国栋摊了摊手苦笑着道。
  
      “为什么不说?我就是想要知道你怎么在这一年里就可以脱胎换骨,为什么又会在我们家人面前表现得平淡无奇?”唐谨脸颊泛起一丝潮红,目光如炬,死死盯住赵国栋,骄傲的下颌微微抬起,就像一职待战的斗鸡。
  
      “你要我怎么说?工作和生活也就是这么过来,五月局里任命我为江庙派出所长,十月开发区派出所新建,我参与了竞争,然后上了,结果县里鉴于开发区治安状况复杂,为了加强开发区社会治安环境的整治和管理,就要求派出所长进管委会班子,我也就糊里糊涂的当上了副主任,就这么简单。”
  
      赵国栋的笑容中也充满了无奈和苦涩,仕途在外人甚至是唐谨眼中都是一帆风顺,但是内里危机只有自己知。
  
      五月大限即将来临,如果不在五月间拿出一点像样的成绩来,可以说江口开发区极有可能成为第一批被裁撤对象,就算是朱国平和花行云的建厂计划在年后就铺开,还是远远不够。
  
      一个只有寥寥几家企业,投资不过两三千万的开发区,不说与华阳、望塘这些产值早就过亿的开发区相比,就是麓山、广河、云台甚至长津、梅县这些县的开发区相比也是相差甚远,如何摆脱被裁撤的命运才是赵国栋眼下最关心的事情。
  
      “就这么简单?你敢说你没有别人帮忙?”唐谨咄咄逼人,语气更加凌厉。
  
      赵国栋已经习惯于在唐谨面前唯唯喏喏了,这一点连他自己都没有注意到,只要是唐谨一发怒,赵国栋自觉不自觉的就要退缩忍让。
  
      “小瑾,你想知道什么?”赵国栋索性坐进沙发里。
  
      “我想要知道你既然和刘局长都那么熟悉,为什么不让他把你调回市区?就算是你不想回市区,为什么不告诉我和我家人你有这样一位关系密切的‘朋友’?”唐谨樱唇如火,句句话不离要害。
  
      赵国栋沉默半晌之后才默然道:“小瑾,刘局我也是机缘巧合认识的,并不是你们想象的奥援,或许他的存在有意无意帮了我一些忙,但是在工作上我并没有求他办任何事情。至于没有告诉你和你的家人,你觉得我们俩没有交往能够交往下去,就是因为我没有告诉你和你的家人我和市公安局常务副局长关系密切?”
  
      这一句诛心之言立即让唐谨如中雷殛,漂亮的晶眸中顿时泪光闪动。
  
      “赵国栋,你有没有良心?难道说你告诉了我和家人这一层关系就会玷污了我们之间的感情?但是你体会过为人父母亲友对自己子女的牵挂关爱?你在江庙,我在市区,相隔八十公里,坐车要两个多小时,在我父母亲友不了解你的情况下,你说他们能不反对?你就那么高贵,甚至吝于表现一下你的优势让我父母放心把我交给你?”
  
      赵国栋深深吸了一口气,昔日幕幕泛起,初恋谁又能忘记?就像那存放在心灵角落中的影像,只要一触及便会重新在眼前掠过,或许自己真的有错,但是现在还能重新再来么?
  
      “小瑾,我记得我们曾经约定,坚持,坚持就是胜利,但是言犹在耳,却无可奈何花落去,我想我们都努力了,但是或许还不够诚心,或许坚持不够,事已至此,夫复何言?”
  
      赵国栋言语间也是无限伤感,刻骨铭心的一段就这么结束?为什么自己却总是梦回萦绕,为什么总还幻想着唐谨能够重新投入自己怀抱?旧情难忘还是男人自私占有心理在作怪?
  
      “你的意思是我们就此别过,形同路人?”唐谨收拾起翻涌的情怀,沉声道。
  
      “那我们还能怎样?罗敷有夫,奈何?”赵国栋长吐一口气摇头。
  
      唐谨原本滚烫的心灵渐渐平静下来,她能够看得出来赵国栋眉宇间的抑郁,只是心中所想她能如何能说出口?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